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山东律师王同生辩护技巧 >> 文章正文
淄博律师辩护底线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来源: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阅读:

淄博律师辩护底线

 

第一部如何与当事人亲属打交道

作者:每个律师都要和当事人亲属打交道,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注意什么?应当怎么做?应该从什么角度考虑呢?

王同生律师:要正确的解决这个问题,最好先要解决:为什么要和当事人的亲属打交道。

可能有人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或者是认为这个问题很简单:辩护律师接待当事人亲属的目的就是接案子、挣钱!

绝大多数辩护律师是这样想的,这个想法应该不算是错误的。

可是,我有另一个答案。

作者:哈哈,你有更好的解释吗?

王同生律师:谈不上好不好,这只是我个人的理解,我认为辩护律师接待当事人的亲属是树立自己品牌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作者:为什么这样说呢?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每接待一个当事人的亲属,更确切地说:辩护律师的每一个执业行为都是在为自己树立品牌,都是在为自己的品牌建设添砖加瓦,都是在描绘自己的执业形象。

良好的执业行为,会在自己的品牌或者形象上增添点正能量,会让人们点赞,竖起大拇指;负面的执业行为,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到自己的品牌和形象发挥正面效力,甚至产生负面的效果。

作者:作为辩护律师,树立品牌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接案子、挣钱吗?

王同生律师:道理是这样,不过,还是请您仔细考虑一下二者的区别的。

直接冲钱去,有可能会出现乱表态之类的问题,容易留下后遗症。

如果把树品牌、立形象作为一个重点,就会改善工作态度,提高服务质量,摒弃不利于自己执业的因素,避免负面的事件发生,维护律师队伍的形象。

作者:我看了你的两个网站上有不少关于辩护律师如何与当事人亲属打交道的内容,你能够系统地说一下嘛?

王同生律师:可以。

具体我想分两个阶段来分析辩护律师如何与当事人亲属打交道。

作者:哪两个阶段?

王同生律师:以辩护律师是否正式接受委托为界限,分为收案前和收案后。

一、收案前

作者:收案前辩护律师在接待当事人亲属时,一个怎么做呢?

王同生律师:要做到如下几点

1、热心、谨慎

收案前与当事人的亲属打交道时,既要防止急功近利,又要礼貌待人。

在这个阶段,要做到:耳听、眼看、心想、手记。

耳听,一个好的辩护律师,一定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倾听者”。首先要仔细倾听当事人亲属对案件的叙述,不要随便打断他们的谈话,这不单单是礼节问题,还有利于辩护律师对案情的了解掌握。辩护律师只有对案件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之后,才会就之后的问题下结论、做决定。

眼看,是指通过观察当事人亲属的言行举止,初步确定作为辩护律师如果承接了这个案子之后,在具体工作中相互之间能否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内形成有效地配合。

心想,是指结合眼看、耳听所获取的信息,决定如下事项:承接这个案子后,作为辩护律师能否发挥作用;当事人亲属提出的要求是否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当事人亲属是否实事求是地反映了案情;是否承接这个案子。

手记,是指在和当事人亲属交流时,要记录要点。不单单是为了便于自己回答咨询,更重要的是表现出对当事人亲属的尊敬,有利于相互间的交流。

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事人的亲属拿着卷宗材料的复印件来找我,要聘请我做辩护人,我都没有承接。为什么呢?因为,卷宗材料是不应该到当事人亲属手中的。为什么卷宗材料到了当事人亲属手中呢?可能是因为辩护律师不懂;再就是当事人亲属极力要求,辩护律师不得不给。试想一下,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会留下什么样的隐患呢?

我接案子,有一个习惯,要和当事人亲属当面谈。有如下考虑:

看一下当事人亲属的言谈举止,掌握他们的为人处世情况,不能说“相面”,但是,大体有一个了解是必要的。因为,只要接受了委托,在案件没有办理完毕以前,要经常接触,碰到了有不良习惯的人,会产生“后遗症”。

我只要接受了当事人的委托之后,就全力以赴,目标只有一个,让当事人最大限度的得到从轻、减轻处罚,或免予处罚,或无罪。

有个前提:无“后顾之忧”。如果我在前面“冲锋陷阵”,当事人或其亲属在后面“放冷枪”,这样,都不好。对我本人不好,对案件的结果也不一定有利。

作者:说的怪吓人的。

王同生律师:作为一名律师,尤其是刑事辩护律师,还是谨慎点好。

有一个案子,一审判决后,被告人不服,上诉了。

他父亲想委托我,作为二审辩护人。

见面,相互介绍,对方拿出了一些材料,请我看。说是卷宗材料,从一审辩护人那里复印的。

我没有接这些材料,更没有看。

当时,我就决定,不接这个案子。

对方问为什么。

我向他说明了原因:

刑事案件的卷宗材料,是不能够外传的,尤其是案件没有结束的时候,如果因外传,出现了问题,律师及相关人员是要负责任的,严重的可能构成犯罪。

律师让当事人复印材料,本身就证明不懂刑事案子。

当事人亲属,拿着材料叫别人看,从一个方面说明,处世的“严谨性”值得琢磨。

所以,我不接这个案子。

作者:那怎么办的?

王同生律师:我建议他,把材料送回去,或毁掉。千万不要再给别人看了,否则,不但对案件没有好处,甚至会起负面作用。

他又通过中间人来找我,我,还是没接。

一心想挣钱,什么当事人及其亲属也交往,什么案子也接,长远看,是不妥当的。

2、不可为了接案而随便表态。

作者:人们买东西还要考虑到是否实用,用钱购买你们刑事辩护律师的服务,当然也要货比三家,要考虑到辩护效果,你不给人家一个说法,人家还会聘请你吗?

王同生律师:你说的话有道理,但忽视了辩护律师工作的特殊性,忽视了刑事案件的微妙性,忽视了当事人亲属陈述事实的局限性。

如果考虑到了这三点,就会明白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不能够轻易表态了。

作者:你能够解释一下这“三性”吗?

王同生律师:所为辩护律师工作的特殊性,我主要说一点,那就是律师在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辩护的过程中,风险是很大的,这也是大多数律师远离刑事辩护业务的原因;关于刑事案件的微妙性,主要是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就会决定着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罪轻与罪重,需要认真对待;当事人亲属陈述事实的局限性,我想不用我详细说人们也会知道,那就是他们掌握的案情不全面,他们陈述的事实会带有倾向性。

作者:奥,那么,如果你遇到了当事人的亲属就案件的结果发表意见时,你会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自1995年从事律师工作以来,我从未就案件的结果表过态,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我会尽最大努力,至于结果我无法表态。

听了我这句话之后,少数当事人亲属会去聘请表态的律师,绝大多数还是会和律师建立委托关系的。大多数当事人亲属心里也有一杆秤,他们会认为乱表态的律师是不诚信的。当然,也有个别的会认为“表态”的律师水平高,这总归是少数。

还有,律师乱表态了之后,最终结果当事人及其亲属不满意,会出现某些事情。

当然,个别的律师有自己的应对方式,有人总结为“三拍”:

接案时拍胸脯----大包大揽地表态;办案过程中拍脑门---办案人员怎么会这样理解呢;结果不理想了,拍大腿,推责任----你看看,你看看,这个法官……

你说这种办法可行吗?当事人及其亲属相信吗?

作者:我怎么听说XXX律师很厉害,打官司保赢呢?

王同生律师:是啊,是有这种情况,可能少数会蒙混过关,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行的。

有这么一个案子:

一案六被告,开了一上午的庭,需要下午继续开。中午就餐时我发现第三被告的辩护人没人管饭,我就叫着他和我一起吃饭。吃饭过程中,这位辩护人和我的当事人亲属说了一句话,差点把我气死。

他说:“你的孩子应该无罪,最起码也是缓刑。”

我两眼狠狠地瞪着他,心说:“好心叫你一起吃饭,你胡说什么!”

还有一个案子,十几年之前了,那个时候律师会见需要两名律师,一个律师是不允许会见的。

有一次我请同事和我一起会见一名被告人,看守所的会见室满着,需要排队。

正巧另一名律师也和他的同事在等着会见,我就建议这位律师让各自的同事回去,我和他相互配合着会见,这位律师同意了。

先会见他的当事人,会见过程中我什么话也没说。

会见我的当事人时,当事人对一个法医鉴定有异议,就是否重新鉴定征求我的意见。还没等我说话,这位律师发言了:“这个鉴定结果有问题,重新鉴定一定能够改过来。”

我知道这个律师就是有这样的习惯,我也没有说什么。

乱表态,有的有意为之,有的习惯使然。

不管哪种情况,都应该注意,尽量更正。

3、关于当天会见

作者:你对辩护律师表态能够当天会见怎么看?

王同生律师:我也已经注意到有这样的广告,应该说抓住了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亲属的心理软肋。

刑事案子发生之后,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属都非常想了解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情况。

如果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亲属是不可能与他见面的。这个时候,除了办案人员、看守所民警,只有辩护律师可以见到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相关亲属就会退而求其次,聘请辩护律师去会见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这也是人们聘请律师的一个原因,同时也成了有的律师承接刑事辩护业务的一个比较有利的“抓手”。

所以,有的律师就会表态:只要你办理了委托手续,当天就能够到看守所会见嫌疑人或者被告人。

作者:听起来你好像赞同这种做法。

谈不上赞同不赞同。

作为一种营销策略无可厚非,但是,在和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属接触交流时,要说明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一是法律规定了有几类案件,律师会见需要办案单位批准;

二是到办案单位提交手续出现意外,比如办案人员不在家,其他人员不接受;

三是遇到办案人员正好在提审,与律师会见正好冲突;

四是辩护律师时间安排不过来;

五是其他情况。

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王同生律师:这是一名执业律师长久发展的需要。每一名执业律师创建品牌的基础之一是“诚信”,缺乏诚信的律师,称为“好律师”、“品牌律师”的可能性较小。

因为,如果有的案子未能够“当天会见”,就会引起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亲属的不满,就会影响到律师的声誉。

当然,这样的律师收费不一定少。

二、收案后

    作者:聘请律师的手续办了,钱到手了,是不是在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接触时,就可以……嗯?

王同生律师:你的想法不正确。

接受委托之后,与嫌疑人、被告人或者其亲友打交道的时候,也需要坚持正确的原则,只有这样,辩护律师才会集中精力地去依法辩护,才能够最大限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具体说要做到以下几点:

1、要轻轻松松做律师。

作者:你第一点就说到了轻轻松松做律师,不就是我刚才说的意思吗?

王同生律师:当然不是。

我的意思是不管干什么事情,轻松上阵才有利于发挥自己的正常水平,才会提高自己的工作成果。如果被乱七八糟的事情纠缠着,就不会集中精力,就不会真正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刑事辩护律师而言,就不利于维护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作者:怎样做到轻轻松松做律师呢?

王同生律师:

一是要坚持律师事务所统一收案收费,出具正规的手续,特别是发票。

有个别的律师为了自己多收入,律师费不交到单位,也有的只是向单位交一部分。

如果这样做:

当事人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律师不正统,甚至怀疑律师的人品,对律师的看法就会打折扣,就不利于双方之间的配合,不利于成功辩护。

也有的嫌疑人、被告人或者他们的亲属,会以此要挟律师,逼迫辩护律师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甚至在案件结束后要求辩护律师退费。

所以,辩护律师不要自己乱收费。如果律师乱收费,就会被别人抓住把柄。

常言道:铁怕落炉,人怕中套。人,一旦有把柄在别人手里,就麻烦了!

二是辩护律师不要承诺为当事人走关系。

首先,这是不符合律师职业道德、执业纪律的;其次,如果花了当事人或其亲属的钱,没有出现当事人及其亲属要求的结果怎么办?会出现什么情况?

作者:如果遇到当事人或其亲属要求律师为他们走关系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当然是委婉地拒绝。

作者:怎么个委婉法?

王同生律师:我的做法是说明利害:一是辩护律师不该做这样的事情;二是不赞成做这种事情;三是辩护律师找办案人员,效果差。因为,辩护律师天天和办案人员打交道,如果钱花了,事情办不了,辩护律师只能会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四是当事人及其亲属通过自己的关系做这种事情,效果相对好一些。至于为什么这样说,“你懂得”。

一个台湾人涉嫌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他的家属委托我给他辩护。前两个阶段没有提出“走关系”的要求,到了审判阶段,要求我替他们“走关系”,我拒绝了。后来他们提出了一个思路:我负责辩护,他们再找一个律师负责“走关系”。

作者:人家因此和你解除委托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这种情况极少发生。首先,这不是当事人及其亲属解除委托的合理理由;其次,如果当事人及其亲属非得解除委托,也无所谓,不就是退律师费吗?

刑事辩护律师要懂得舍弃,否则,最好不要涉及刑事辩护业务,那是很危险的。

一个刑事辩护律师,最重要的是自我保护。

抓了一个“什么人”牵扯到一批律师,抓了一个律师牵扯到一帮“什么人”的事情还少吗?

2、承接案件后和当事人亲属交心。

    作者:在网上看到一句话:律师最大的敌人是当事人,你怎么和他们及其亲属交心?

王同生律师:有些说法是偏激的。

作为刑事辩护律师,要想把案子办好,首要的是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亲属交心,请他们理解律师在办理案件过程中的做法,不要产生误解,使律师无后顾之忧、轻松上阵。

有的案子在接受委托时,要详细地和当事人亲属交流了相关办案思路,告诉他们,律师办理刑事案件是需要技巧的,特别是一些有出入的案件,如果不讲究技巧一股劲的往前冲,有时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基于个别政法人员认为律师“教着被告人说话”,为了增强被告人口供的可信度,有的案件要少会见被告人,少谈案情,为庭审做准备。要尽量列举相关案例,争取得到当事人亲属的认可。

作者:在这方面有成功的案例吗?

王同生律师:当然有了。

一起故意杀人的案子,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他的家人想委托我为被告人进行辩护。

在和被告人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两个问题:

一是被告人很老实,老实的有点愚;二是案件可能有问题,被告人见了律师后很可能会改变自己以前的供述。

针对以上情况,我向被告人的家属提出来要相信我,根据具体情况确定辩护思路,律师该会见被告人时会见,不该会见时,家属不要逼迫辩护律师会见,一个出发点:增强被告人本人口供的真实性;一个目的:争取最好的辩护效果。

我去会见时,被告人一听说是律师,就哭了起来:我没有杀人啊,我就不认识她。

我和他拉了几句家常,就终止了会见。

案件到了审判阶段,我再没有去会见他。第一次庭审后,公诉机关要求补充材料。一直到第二次开庭,我还是没有去会见他,并且第二次开庭时我向被告人提出了一个问题:

“被告人,我一共会见你几次?”

“一次。”

“案件退查后,我有没有会见你?”

“没有。”

我为什么这样发问呢?

因为我听说公诉人去提审被告人时,专门向被告人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的律师是怎样和你说的?”

被告人回答:

“律师再没有来见我啊。”

正是我的这个做法,增强了被告人口供的真实性,审判人员更容易相信被告人的口供,为案件的辩护效果向着对被告人有利的方向发展打下了基础。

最终,办案单位为被告人变更了强制措施,办理了取保候审,把被告人放了出来。

案件不了了之。

所以说,律师辩护要讲求艺术。

3、绝对不允许当事人亲属看卷宗材料。

作者:人家聘请律师就是为了通过律师了解一下案件的情况,辩护律师却不允许他们看材料,能行吗?

王同生律师:不允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亲属看材料是有理由的。

总体的原因是当事人亲属看卷宗材料对案件的辩护不会有什么好处,甚至会对案件的辩护起到负面的作用。具体说来:

一是法律规定不允许;二是当事人亲属看了刑事案件卷宗材料之后,对案件的处理结果不会有正面的帮助,很可能会对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不利;三是如果当事人亲属看了卷宗材料后,把控不住做出了违法的事情,一定会受到法律追究;四是如果因为当事人亲属看了卷宗材料后,出现了法律不允许的事情,辩护律师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遇到个别当事人的亲属提出看卷的要求时,都会耐心地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说明利害。

具体说来,我一般会根据交流时的具体环境和氛围,以合适的方式说出下面几句话:

你们看了卷宗对案件的辩护有什么用处呢?难道会把卷宗材料中不利的部分看没了?还是变成了有利的情节呢?如果你们看了卷宗材料之后,沉不住气,找了证人或者做了其他的事情,材料发生了变化,办案单位一定会核实的,到时候证人等一定会把你们做的事情和盘托出的,到那时会出现什么结果呢?不单单会对案件的辩护不利,其他的人员也会触犯法律,如此,一个事情不就变成了两个事情了?何必呢?

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要辩护律师说明白了,当事人亲属还是理解的。

作者:极个别不理解的,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遇到这种情况,辩护律师和当事人亲属之间就很难合作了,大不了解除委托,反正不允许他们看卷!

一起贪污案件的二审,涉及到一个国有企业的副职。他来到我的办公室要求复印卷宗,说是拿着去找一个明白人、一个领导看一下,我没有允许。最终他把我的办公室门子用力一摔,气哼哼的走了。

当时我想:门子你可以随便摔,卷宗就是不许你印。对不起了,这也是为你好,为了防止你再惹上其他的事情,你会明白的。

4、聪明地使用当事人亲属提供的证据材料。

作者:聪明二字很有意思。

王同生律师: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一定正确。

在从事辩护工作中经常遇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拿来证据,要求辩护律师提供。这个时候,要做到“聪明地使用”,标准:不能够对被告人不利;不能给辩护律师带来风险。

我的做法是:一是和提供者说明做伪证的利害关系;二是让提供证据的人书面证明证据的真实性;三是在提交证据时说明来源。四、如果可以的话,可建议他们直接提供给办案单位;五是就这份证据材料是否使用,辩护律师要帮助他们把好关:总的原则是如果使用这份材料,不会对被告人本人、被告人的家人不利,最好是对案件的辩护有好的作用,最起码不能够起到坏作用。辩护律师如果能够和被告人的亲属形成统一的意见最好,如果意见不统一,一定要征求被告人本人的意见。要告知利弊,要形成书面笔录。

作者:听起来蛮复杂的。

王同生律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刑事案件的结果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亲属的影响很严重;刑事辩护律师在执业过程中的“敏感环节”也很多。

一起强迫卖淫的案件,嫌疑人的姐姐拿着受害人亲自写的证言来到我的办公室,证明嫌疑人并没有强迫受害人卖淫,也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强迫受害人卖淫,目的很明确,就是想改变罪名,将强迫卖淫罪改为容留卖淫罪,使嫌疑人获得从轻处罚。

看了他们拿来的材料,我说:“刑事案件不同于经济、民事案件,对证据的要求很严格,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很严厉,如果提供了虚假证据,会被追究责任,甚至会追究刑事责任,希望你们明白,希望你们慎重。”

“受害人写的都是实情。”

看到对方依然坚持,我问道:“你是怎么找到受害人的?”

“是受害人主动找到我的。”

“她为什么主动找到你?”

“就是为了实事求是地反映情况。”

“你们以前很熟悉吗?”

“不熟悉。”

“既然不熟悉,她为什么主动找你反映情况呢?”我追问道。

“作为案件的受害人,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替你的弟弟着想呢?”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嫌疑人的姐姐说:“她从我这里借的钱。”

听到这里我就明白了,“是她向你借钱呢还是你用钱买着她作证呢?”

“确实是她借我的钱,我有录音。”嫌疑人的姐姐边说边拿出录音,想让我听一下。

“我不用听录音,我只是给你说明利害,最终的决定还是由你自己考虑。”作为辩护律师,在为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辩护的时候,他们的家人着急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因此而放任她们铤而走险。我继续说,“你要知道,侦查机关一定已经找了受害人问了材料了,你能够保证受害人在侦查机关所做的证言和现在给你写的证言一样吗?”

嫌疑人的姐姐迟疑了一下,说:“不管一样不一样,总得尊重事实吧。”

“现在案件在侦查阶段,我不能够看材料,我还想和你说明一件事:如果受害人的两份材料不一样,侦查人员会找她核实情况,会问她为什么改了说法,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我有录音呢!”

看到嫌疑人的姐姐开始不耐烦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想了一会儿,我说:“现在是侦查阶段,律师还不能够取证【2013年之前的案子】,如果你想提交这份材料,你可以直接交给办案人员。”

嫌疑人的姐姐交上材料之后,并没有发生我担心的事情,当时我很奇怪,到了审查起诉阶段我复印了卷宗材料之后,才发现,受害人在侦查机关的证言也是证明嫌疑人没有强迫她,是其他人强迫她,嫌疑人不知道她是被其他人强迫的。

既然这样,罪名为什么是强迫卖淫呢?

因为,嫌疑人本人“承认了”他知道受害人是被别人强迫卖淫的,再详细的细节不便于写。

本案,我详细查阅了卷宗之后,是按照不构成强迫卖淫罪,而构成容留卖淫罪辩护的,最终,判决的罪名是容留卖淫,被告人及其家人很满意。

就嫌疑人的姐姐提供受害人证言这个细节我想多说两句:一是,嫌疑人的姐姐很幸运,多亏了受害人的说法和卷宗材料里面的内容一致,否则,关联到所谓的“借钱”这个事情,就会有麻烦;二是既然受害人的说法与卷宗材料中的证明内容一致,就没有必要再去取证,再次提交所谓的证据。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山东辩护律师:非法吸收..
·38---官员犯罪误区释疑..
·淄博律师谈庭审发问关乎..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名..
·39---官员犯罪误区释疑..
·辩护律师王同生成语故事..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
·“交通肇事致人死亡”面..
·淄博律师谈机井腐尸案
·律师律师案例 路边女尸..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