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杂记 >> 文章正文
王同生律师说辩护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来源: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阅读:

王同生律师说辩护

王同生,87年起从事公安工作,自95年专业刑事辩护,首推“刑事法律顾问”业务;中加刑事辩护和中美非法证据排除交流成员。网站:淄博刑事辩护大律师网,山东律师王同生;电话:13708942650。

 

《王同生律师说辩护》

我开设这个栏目的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些事情,让大家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做错了某些事情后会有什么后果,了解后果之后产生恐惧心理,进而防范刑事法律风险。这是我在之前写的一本小说《网》里谈到的用怕情防范风险:惧则慎,慎则思,思则通微,通微则可以防范风险。

题目里面既然谈到了辩护,就应该请大家了解什么是辩护。根据词典里面的解释,辩护有两层意思:一是为了保护别人或自己,提出理由、事实说明某种见解或行为是正确合理的,或者错误的程度不如别人所说的严重;二是在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控告进行申辩。

大家看到题目就知道在这个栏目中,我主要和大家交流第二层意思,因为我是一名律师,一名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

作者:什么是律师呢?

王同生律师:现实生活中一谈到律师,人们的眼神就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变化,大多数是褒义的变化,当然也有少数是贬义的变化。由此,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律师,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律师:律师是受当事人委托或者法院指定,依法协助当事人进行诉讼,出庭辩护,以及处理有关法律事务的专业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规定:律师是指依法取得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

作者:律师这个称谓是从何而来的呢?

王同生律师:有人会说:自古有之。

古时候也有类似从事诉讼业务的人员,但古时候的称呼是讼师,而不是律师。

又有人说:根据英文翻译的。

英文律师是“lawyer”,翻译成中文是“老爷”,而不是律师。不用多说就知道当然不会如此称呼了,要不然当官的见了叫“老爷”那还了得!

那么,在中国,为什么把这部分从事诉讼业务的人称之为“律师”呢?

律师这个称谓来自佛法,是佛法中的一个礼节性称谓。佛法中的礼节性称谓是指对具备一定资格的人的荣誉性称谓。比如:活佛、菩萨、师父、法师、经师、律师、三藏法师、禅师等等。由此看出,律师在佛法中的排名还是挺靠前的。

那么,佛法中的律师是什么呢?是对善于记诵或者讲解律藏的僧人的敬称。

这应该是律师的由来,也可以看出,把这部分从事诉讼业务的人称之为律师,是希望他们心怀善心执业,并且在执业过程中宣扬法律。

作者:什么是刑事辩护律师呢?

王同生律师:刑事辩护律师是指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近亲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委托的,持有律师执业证的律师辩护人。

作者:为什么突出“律师辩护人”呢?

王同生律师:因为,可以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人的不止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辩护人。下列的人可以被委托为辩护人:(一)律师;(二)人民团体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在单位推荐的人;(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监护人、亲友。

当然,正在被执行刑罚或者依法被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人,不得担任辩护人。

作者:“律师辩护人”和其他辩护人有什么区别呢?

王同生律师:“律师辩护人”和其他辩护人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我在这里只是点一下关乎辩护效果,有可能对案件的判决结果产生决定性影响的几个方面:

一、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

刑事案件一般分为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和审判阶段。主要的证据材料是在侦查阶段取得,嫌疑人的口供也是在侦查阶段形成,基础性的卷宗材料是在侦查阶段形成。

刑事案件讲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里所说的“事实”是“法律事实”,是综合全案证据得出的“法律事实”,既然是用证据证明的“法律事实”,就有可能不能够完全还原事实的真相。既然刑事案件重证据,那么,在侦查阶段让犯罪嫌疑人了解法律规定,了解办案程序,然后,实事求是的反应事实就非常的重要了。

比如说,有的案子,在办案人员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时候,应按照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供述记录,但有时候办案人员记录的内容与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说法不一致,这种情况下,应该改过来然后再签字。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提出改正的要求,个别办案人员出于种种考虑会不同意,并且说:“意思差不多”或者“不用改了,以后让你的律师辩护吧。”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不知道法律规定,就不再坚持了。

这种情况,往往会留下后遗症。

二、辩护律师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其他辩护人经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许可,也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可以看出,其他辩护人多了一个许可程序。

“律师辩护人”除了法律规定的律师会见需要批准的几类案子之外,可以随时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

辩护人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最起码的作用有二:一是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讲清楚相关的法律规定;二是让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心里踏实。有时候,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被抓之后,长时间见不到辩护人,会认为家里人不管他了,会产生轻生或者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这样不利于被告人的改造,不利于看守所的管理,不利于案件的办理,也不利于维护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三、辩护律师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其他辩护人经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许可,也可以查阅、摘抄、复制上述材料。其他辩护人也是多了一个许可程序。

四、其他区别,不再这里一一赘述。

作者:刑事案件从什么时间开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委托辩护人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向谁提出聘请辩护人的要求呢?相关单位或人员应该如何处理?

王同生律师: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被告人有权随时委托辩护人。

侦查机关在第一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

公安机关在第一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并告知其如果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律师的,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告知的情形应当记录在案。

对于同案的犯罪嫌疑人委托同一名辩护律师的,或者两名以上未同案处理但实施的犯罪存在关联的犯罪嫌疑人委托同一名辩护律师的,公安机关应当要求其更换辩护律师。

人民检察院侦查部门在第一次开始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并告知其如果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聘请辩护人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对于属于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获得法律援助。

人民检察院自收到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材料之日起三日以内,公诉部门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并告知其如果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聘请辩护人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对于属于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获得法律援助。

告知可以采取口头或者书面方式。口头告知的,应当记入笔录,由被告知人签名;书面告知的,应当将送达回执入卷。

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审查逮捕案件和审查起诉案件,在押或者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提出委托辩护人要求的,侦查部门、侦查监督部门和公诉部门应当及时向其监护人、近亲属或者其指定的人员转达其要求,并记录在案。

人民法院自受理案件之日起三日以内,应当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应当告知其可以申请法律援助;被告人属于应当提供法律援助情形的,应当告知其将依法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告知可以采取口头或者书面方式。 

 审判期间,在押的被告人要求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在三日内向其监护人、近亲属或者其指定的人员转达要求。被告人应当提供有关人员的联系方式。有关人员无法通知的,应当告知被告人。

在押人员提出聘请辩护人要求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将其请求转达给办案部门,办案部门应当及时向犯罪嫌疑人委托的辩护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转达该项请求。

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仅提出委托辩护律师的要求,但提不出具体对象的,办案部门应当及时通知犯罪嫌疑人的监护人、近亲属代为委托辩护律师。犯罪嫌疑人无监护人或者近亲属的,办案部门应当及时通知当地律师协会或者司法行政机关为其推荐辩护律师。

作者:哪些人可以办理委托辩护人的手续?

王同生律师:犯罪嫌疑人可以自己委托辩护律师。犯罪嫌疑人在押的,也可以由其监护人、近亲属代为委托辩护律师。

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

2、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的,也可以由其监护人(这里的监护人分两类,一是自然人监护人;二是负有保护责任的机关、团体的代表)、近亲属(夫、妻、父、母、子、女、同胞兄弟姐妹)代为委托辩护人;

3、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的人;

4、人民法院的指定。

去年,我看到某单位的内部《信息》里面有“我单位成功阻止一起辩护律师违法会见”,看题目很是吓人,内容是一个被告人的委托辩护律师的手续存在瑕疵,具体说来就是委托人不是上述人员,该单位就大谈特谈了。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辩护律师疏忽了上述的规定,也可能是委托人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身份关系发生了变化,委托人没有说明白。

现实生活中我就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委托人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前是夫妻,但是,案发的时候,已经离婚了。虽然现在社会上存在“真离婚”、“假离婚”,但不论真假,从法律程序上已经确实办理了离婚手续,就不是法律认可的婚姻关系了,就不是夫妻了,也就不能够作为委托人来办理聘请辩护律师的手续了。

还有一种情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称呼某人为公公、婆婆,但实际上和这位公公、婆婆的儿子并没有结婚,就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公公、婆婆;

还有一种情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子女是未成年人。

存在上述情况的人员委托辩护人,就不合法,就会存在后遗症。如果有的案子需要辩护律师到很远的外地办案、会见,就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如果开庭时间很紧急了,就会耽误案件的辩护工作。

所以,在办理聘请律师的手续时,应该注意这一点.

作者:每个律师都要和当事人亲属打交道,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注意什么?应当怎么做?应该从什么角度考虑呢?

王同生律师:要正确的解决这个问题,最好先要解决:为什么要和当事人的亲属打交道。

可能有人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或者是认为这个问题很简单:辩护律师接待当事人亲属的目的就是接案子、挣钱!

绝大多数辩护律师是这样想的,这个想法应该不算是错误的。

可是,我有另一个答案。

我认为辩护律师接待当事人的亲属是树立自己品牌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辩护律师每接待一个当事人的亲属,更确切地说:辩护律师的每一个执业行为都是在为自己树立品牌,都是在为自己的品牌建设添砖加瓦,都是在描绘自己的执业形象。

良好的执业行为,会在自己的品牌或者形象上增添点正能量,会让人们点赞,竖起大拇指;负面的执业行为,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到自己的品牌和形象发挥正面效力,甚至产生负面的效果。

作者:作为辩护律师,树立品牌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接案子、挣钱吗?

王同生律师:道理是这样,不过,还是请您仔细考虑一下二者的区别的。

直接冲钱去,有可能会出现乱表态之类的问题,容易留下后遗症。

如果把树品牌、立形象作为一个重点,就会改善工作态度,提高服务质量,摒弃不利于自己执业的因素,避免负面的事件发生,维护律师队伍的形象。

作者:辩护律师如何与当事人亲属打交道?

王同生律师:具体我想分两个阶段来分析辩护律师如何与当事人亲属打交道。

以辩护律师是否正式接受委托为界限,分为收案前和收案后。

收案前辩护律师在接待当事人亲属时要做到如下几点:

1、热心、谨慎

收案前与当事人的亲属打交道时,既要防止急功近利,又要礼貌待人。

在这个阶段,要做到:耳听、眼看、心想、手记。

耳听,一个好的辩护律师,一定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倾听者”。首先要仔细倾听当事人亲属对案件的叙述,不要随便打断他们的谈话,这不单单是礼节问题,还有利于辩护律师对案情的了解掌握。辩护律师只有对案件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之后,才会就之后的问题下结论、做决定。

眼看,是指通过观察当事人亲属的言行举止,初步确定作为辩护律师如果承接了这个案子之后,在具体工作中相互之间能否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内形成有效地配合。

心想,是指结合眼看、耳听所获取的信息,决定如下事项:承接这个案子后,作为辩护律师能否发挥作用;当事人亲属提出的要求是否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当事人亲属是否实事求是地反映了案情;是否承接这个案子。

手记,是指在和当事人亲属交流时,要记录要点。不单单是为了便于自己回答咨询,更重要的是表现出对当事人亲属的尊敬,有利于相互间的交流。

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事人的亲属拿着卷宗材料的复印件来找我,要聘请我做辩护人,我都没有承接。为什么呢?因为,卷宗材料是不应该到当事人亲属手中的。为什么卷宗材料到了当事人亲属手中呢?可能是因为辩护律师不懂;再就是当事人亲属极力要求,辩护律师不得不给。试想一下,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会留下什么样的隐患呢?

我接案子,有一个习惯,要和当事人亲属当面谈。有如下考虑:

看一下当事人亲属的言谈举止,掌握他们的为人处世情况,不能说“相面”,但是,大体有一个了解是必要的。因为,只要接受了委托,在案件没有办理完毕以前,要经常接触,碰到了有不良习惯的人,会产生“后遗症”。

我只要接受了当事人的委托之后,就全力以赴,目标只有一个,让当事人最大限度的得到从轻、减轻处罚,或免予处罚,或无罪。

有个前提:无“后顾之忧”。如果我在前面“冲锋陷阵”,当事人或其亲属在后面“放冷枪”,这样,都不好。对我本人不好,对案件的结果也不一定有利。

作为一名律师,尤其是刑事辩护律师,还是谨慎点好。

有一个案子,一审判决后,被告人不服,上诉了。

他父亲想委托我,作为二审辩护人。

见面,相互介绍,对方拿出了一些材料,请我看。说是卷宗材料,从一审辩护人那里复印的。

我没有接这些材料,更没有看。

当时,我就决定,不接这个案子。

对方问为什么。

我向他说明了原因:

刑事案件的卷宗材料,是不能够外传的,尤其是案件没有结束的时候,如果因外传,出现了问题,律师及相关人员是要负责任的,严重的可能构成犯罪。

律师让当事人复印材料,本身就证明不懂刑事案子。

当事人亲属,拿着材料叫别人看,从一个方面说明,处世的“严谨性”值得琢磨。

所以,我不接这个案子。

我建议他,把材料送回去,或毁掉。千万不要再给别人看了,否则,不但对案件没有好处,甚至会起负面作用。

他又通过中间人来找我,我,还是没接。

一心想挣钱,什么当事人及其亲属也交往,什么案子也接,长远看,是不妥当的。

作者:为什么辩护律师不可为了接案而随便表态?

王同生律师:不少人认为,人们买东西还要考虑到是否实用,用钱购买你们刑事辩护律师的服务,当然也要货比三家,要考虑到辩护效果,你不给人家一个说法,人家还会聘请你吗?

虽然这话有道理,但忽视了辩护律师工作的特殊性,忽视了刑事案件的微妙性,忽视了当事人亲属陈述事实的局限性。

如果考虑到了这三点,就会明白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不能够轻易表态了。

所为辩护律师工作的特殊性,我主要说一点,那就是律师在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辩护的过程中,风险是很大的,这也是大多数律师远离刑事辩护业务的原因;关于刑事案件的微妙性,主要是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就会决定着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罪轻与罪重,需要认真对待;当事人亲属陈述事实的局限性,我想不用我详细说人们也会知道,那就是他们掌握的案情不全面,他们陈述的事实会带有倾向性。

作者:如果遇到了当事人的亲属要求律师就案件的结果发表意见时,辩护律师应该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自1995年从事律师工作以来,我从未就案件的结果表过态,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我会尽最大努力,至于结果我无法表态。

听了我这句话之后,少数当事人亲属会去聘请表态的律师,绝大多数还是会和律师建立委托关系的。大多数当事人亲属心里也有一杆秤,他们会认为乱表态的律师是不诚信的。当然,也有个别的会认为“表态”的律师水平高,这总归是少数。

还有,律师乱表态了之后,最终结果当事人及其亲属不满意,会出现某些事情。

当然,个别的律师有自己的应对方式,有人总结为“三拍”:

接案时拍胸脯----大包大揽地表态;办案过程中拍脑门---办案人员怎么会这样理解呢;结果不理想了,拍大腿,推责任----你看看,你看看,这个法官……

你说这种办法可行吗?当事人及其亲属相信吗?

作者:怎样看待表态打官司保赢的律师?

王同生律师:是啊,是有这种情况,可能少数会蒙混过关,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行的。

有这么一个案子:

一案六被告,开了一上午的庭,需要下午继续开。中午就餐时我发现第三被告的辩护人没人管饭,我就叫着他和我一起吃饭。吃饭过程中,这位辩护人和我的当事人亲属说了一句话,差点把我气死。

他说:“你的孩子应该无罪,最起码也是缓刑。”

我两眼狠狠地瞪着他,心说:“好心叫你一起吃饭,你胡说什么!”

还有一个案子,十几年之前了,那个时候律师会见需要两名律师,一个律师是不允许会见的。

有一次我请同事和我一起会见一名被告人,看守所的会见室满着,需要排队。

正巧另一名律师也和他的同事在等着会见,我就建议这位律师让各自的同事回去,我和他相互配合着会见,这位律师同意了。

先会见他的当事人,会见过程中我什么话也没说。

会见我的当事人时,当事人对一个法医鉴定有异议,就是否重新鉴定征求我的意见。还没等我说话,这位律师发言了:“这个鉴定结果有问题,重新鉴定一定能够改过来。”

我知道这个律师就是有这样的习惯,我也没有说什么。

乱表态,有的有意为之,有的习惯使然。

不管哪种情况,都应该注意,尽量更正。

作者:对辩护律师表态能够当天会见怎么看?

王同生律师:我也已经注意到有这样的广告,应该说抓住了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亲属的心理软肋。

刑事案子发生之后,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属都非常想了解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情况。

如果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亲属是不可能与他见面的。这个时候,除了办案人员、看守所民警,只有辩护律师可以见到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相关亲属就会退而求其次,聘请辩护律师去会见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这也是人们聘请律师的一个原因,同时也成了有的律师承接刑事辩护业务的一个比较有利的“抓手”。

所以,有的律师就会表态:只要你办理了委托手续,当天就能够到看守所会见嫌疑人或者被告人。

作为一种营销策略无可厚非,但是,在和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属接触交流时,要说明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一是法律规定了有几类案件,律师会见需要办案单位批准;

二是到办案单位提交手续出现意外,比如办案人员不在家,其他人员不接受;

三是遇到办案人员正好在提审,与律师会见正好冲突;

四是辩护律师时间安排不过来;

五是其他情况。

诚信是一名执业律师长久发展的需要。每一名执业律师创建品牌的基础之一是“诚信”,缺乏诚信的律师,称为“好律师”、“品牌律师”的可能性较小。

因为,如果有的案子未能够“当天会见”,就会引起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亲属的不满,就会影响到律师的声誉。

     作者:聘请律师的手续办了,钱到手了,是不是在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接触时,就可以……嗯?

王同生律师:接受委托之后,与嫌疑人、被告人或者其亲友打交道的时候,也需要坚持正确的原则,只有这样,辩护律师才会集中精力地去依法辩护,才能够最大限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具体说要做到以下几点:

1、要轻轻松松做律师。

我的意思是不管干什么事情,轻松上阵才有利于发挥自己的正常水平,才会提高自己的工作成果。如果被乱七八糟的事情纠缠着,就不会集中精力,就不会真正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刑事辩护律师而言,就不利于维护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怎样做到轻轻松松做律师呢?

一是要坚持律师事务所统一收案收费,出具正规的手续,特别是发票。

有个别的律师为了自己多收入,律师费不交到单位,也有的只是向单位交一部分。

如果这样做:

当事人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律师不正统,甚至怀疑律师的人品,对律师的看法就会打折扣,就不利于双方之间的配合,不利于成功辩护。

也有的嫌疑人、被告人或者他们的亲属,会以此要挟律师,逼迫辩护律师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甚至在案件结束后要求辩护律师退费。

所以,辩护律师不要自己乱收费。如果律师乱收费,就会被别人抓住把柄。

常言道:铁怕落炉,人怕中套。人,一旦有把柄在别人手里,就麻烦了!

二是辩护律师不要承诺为当事人走关系。

首先,这是不符合律师职业道德、执业纪律的;其次,如果花了当事人或其亲属的钱,没有出现当事人及其亲属要求的结果怎么办?会出现什么情况?

作者:如果遇到当事人或其亲属要求律师为他们走关系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当然是委婉地拒绝。

我的做法是说明利害:一是辩护律师不该做这样的事情;二是不赞成做这种事情;三是辩护律师找办案人员,效果差。因为,辩护律师天天和办案人员打交道,如果钱花了,事情办不了,辩护律师只能会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四是当事人及其亲属通过自己的关系做这种事情,效果相对好一些。至于为什么这样说,“你懂得”。

一个台湾人涉嫌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他的家属委托我给他辩护。前两个阶段没有提出“走关系”的要求,到了审判阶段,要求我替他们“走关系”,我拒绝了。后来他们提出了一个思路:我负责辩护,他们再找一个律师负责“走关系”。

作者:人家因此和辩护律师解除委托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这种情况极少发生。首先,这不是当事人及其亲属解除委托的合理理由;其次,如果当事人及其亲属非得解除委托,也无所谓,不就是退律师费吗?

刑事辩护律师要懂得舍弃,否则,最好不要涉及刑事辩护业务,那是很危险的。

一个刑事辩护律师,最重要的是自我保护。

抓了一个“什么人”牵扯到一批律师,抓了一个律师牵扯到一帮“什么人”的事情还少吗?

作者:在网上看到一句话:律师最大的敌人是当事人,辩护律师怎么和当事人及其亲属交心?

王同生律师:有些说法是偏激的。

作为刑事辩护律师,要想把案子办好,首要的是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亲属交心,请他们理解律师在办理案件过程中的做法,不要产生误解,使律师无后顾之忧、轻松上阵。

有的案子在接受委托时,要详细地和当事人亲属交流了相关办案思路,告诉他们,律师办理刑事案件是需要技巧的,特别是一些有出入的案件,如果不讲究技巧一股劲的往前冲,有时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基于个别政法人员认为律师“教着被告人说话”,为了增强被告人口供的可信度,有的案件要少会见被告人,少谈案情,为庭审做准备。要尽量列举相关案例,争取得到当事人亲属的认可。

一起故意杀人的案子,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他的家人想委托我为被告人进行辩护。

在和被告人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两个问题:

一是被告人很老实,老实的有点愚;二是案件可能有问题,被告人见了律师后很可能会改变自己以前的供述。

针对以上情况,我向被告人的家属提出来要相信我,根据具体情况确定辩护思路,律师该会见被告人时会见,不该会见时,家属不要逼迫辩护律师会见,一个出发点:增强被告人本人口供的真实性;一个目的:争取最好的辩护效果。

我去会见时,被告人一听说是律师,就哭了起来:我没有杀人啊,我就不认识她。

我和他拉了几句家常,就终止了会见。

案件到了审判阶段,我再没有去会见他。第一次庭审后,公诉机关要求补充材料。一直到第二次开庭,我还是没有去会见他,并且第二次开庭时我向被告人提出了一个问题:

“被告人,我一共会见你几次?”

“一次。”

“案件退查后,我有没有会见你?”

“没有。”

我为什么这样发问呢?

因为我听说公诉人去提审被告人时,专门向被告人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的律师是怎样和你说的?”

被告人回答:

“律师再没有来见我啊。”

正是我的这个做法,增强了被告人口供的真实性,审判人员更容易相信被告人的口供,为案件的辩护效果向着对被告人有利的方向发展打下了基础。

最终,办案单位为被告人变更了强制措施,办理了取保候审,把被告人放了出来。

案件不了了之。

所以说,律师辩护要讲求艺术。

作者:人家聘请律师就是为了通过律师了解一下案件的情况,辩护律师却不允许他们看材料,能行吗?

王同生律师:不允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亲属看材料是有理由的。

总体的原因是当事人亲属看卷宗材料对案件的辩护不会有什么好处,甚至会对案件的辩护起到负面的作用。具体说来:

一是法律规定不允许;二是当事人亲属看了刑事案件卷宗材料之后,对案件的处理结果不会有正面的帮助,很可能会对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不利;三是如果当事人亲属看了卷宗材料后,把控不住做出了违法的事情,一定会受到法律追究;四是如果因为当事人亲属看了卷宗材料后,出现了法律不允许的事情,辩护律师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遇到个别当事人的亲属提出看卷的要求时,都会耐心地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说明利害。

具体说来,我一般会根据交流时的具体环境和氛围,以合适的方式说出下面几句话:

你们看了卷宗对案件的辩护有什么用处呢?难道会把卷宗材料中不利的部分看没了?还是变成了有利的情节呢?如果你们看了卷宗材料之后,沉不住气,找了证人或者做了其他的事情,材料发生了变化,办案单位一定会核实的,到时候证人等一定会把你们做的事情和盘托出的,到那时会出现什么结果呢?不单单会对案件的辩护不利,其他的人员也会触犯法律,如此,一个事情不就变成了两个事情了?何必呢?

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要辩护律师说明白了,当事人亲属还是理解的。

作者:遇到极个别当事人亲属不理解非要看卷宗的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遇到这种情况,辩护律师和当事人亲属之间就很难合作了,大不了解除委托,反正不允许他们看卷!

一起贪污案件的二审,涉及到一个国有企业的副职。他来到我的办公室要求复印卷宗,说是拿着去找一个明白人、一个领导看一下,我没有允许。最终他把我的办公室门子用力一摔,气哼哼的走了。

当时我想:门子你可以随便摔,卷宗就是不许你印。对不起了,这也是为你好,为了防止你再惹上其他的事情,你会明白的。

作者:如果当事人的家属等人提供了证据材料让律师提供给办案单位,作为辩护律师应该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要学会聪明地使用当事人亲属提供的证据材料。

在从事辩护工作中经常遇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拿来证据,要求辩护律师提供。这个时候,要做到“聪明地使用”,标准:不能够对被告人不利;不能给辩护律师带来风险。

我的做法是:一是和提供者说明做伪证的利害关系;二是让提供证据的人书面证明证据的真实性;三是在提交证据时说明来源。四、如果可以的话,可建议他们直接提供给办案单位;五是就这份证据材料是否使用,辩护律师要帮助他们把好关:总的原则是如果使用这份材料,不会对被告人本人、被告人的家人不利,最好是对案件的辩护有好的作用,最起码不能够起到坏作用。辩护律师如果能够和被告人的亲属形成统一的意见最好,如果意见不统一,一定要征求被告人本人的意见。要告知利弊,要形成书面笔录。

作为辩护律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刑事案件的结果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亲属的影响很严重;刑事辩护律师在执业过程中的“敏感环节”也很多。

一起强迫卖淫的案件,嫌疑人的姐姐拿着受害人亲自写的证言来到我的办公室,证明嫌疑人并没有强迫受害人卖淫,也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强迫受害人卖淫,目的很明确,就是想改变罪名,将强迫卖淫罪改为容留卖淫罪,使嫌疑人获得从轻处罚。

看了他们拿来的材料,我说:“刑事案件不同于经济、民事案件,对证据的要求很严格,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很严厉,如果提供了虚假证据,会被追究责任,甚至会追究刑事责任,希望你们明白,希望你们慎重。”

“受害人写的都是实情。”

看到对方依然坚持,我问道:“你是怎么找到受害人的?”

“是受害人主动找到我的。”

“她为什么主动找到你?”

“就是为了实事求是地反映情况。”

“你们以前很熟悉吗?”

“不熟悉。”

“既然不熟悉,她为什么主动找你反映情况呢?”我追问道。

“作为案件的受害人,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替你的弟弟着想呢?”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嫌疑人的姐姐说:“她从我这里借的钱。”

听到这里我就明白了,“是她向你借钱呢还是你用钱买着她作证呢?”

“确实是她借我的钱,我有录音。”嫌疑人的姐姐边说边拿出录音,想让我听一下。

“我不用听录音,我只是给你说明利害,最终的决定还是由你自己考虑。”作为辩护律师,在为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辩护的时候,他们的家人着急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因此而放任她们铤而走险。我继续说,“你要知道,侦查机关一定已经找了受害人问了材料了,你能够保证受害人在侦查机关所做的证言和现在给你写的证言一样吗?”

嫌疑人的姐姐迟疑了一下,说:“不管一样不一样,总得尊重事实吧。”

“现在案件在侦查阶段,我不能够看材料,我还想和你说明一件事:如果受害人的两份材料不一样,侦查人员会找她核实情况,会问她为什么改了说法,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我有录音呢!”

看到嫌疑人的姐姐开始不耐烦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想了一会儿,我说:“现在是侦查阶段,律师还不能够取证,如果你想提交这份材料,你可以直接交给办案人员。”

嫌疑人的姐姐交上材料之后,并没有发生我担心的事情,当时我很奇怪,到了审查起诉阶段我复印了卷宗材料之后,才发现,受害人在侦查机关的证言也是证明嫌疑人没有强迫她,是其他人强迫她,嫌疑人不知道她是被其他人强迫的。

既然这样,罪名为什么是强迫卖淫呢?

因为,嫌疑人本人“承认了”他知道受害人是被别人强迫卖淫的,再详细的细节不便于写。

本案,我详细查阅了卷宗之后,是按照不构成强迫卖淫罪,而构成容留卖淫罪辩护的,最终,判决的罪名是容留卖淫,被告人及其家人很满意。

就嫌疑人的姐姐提供受害人证言这个细节我想多说两句:一是,嫌疑人的姐姐很幸运,多亏了受害人的说法和卷宗材料里面的内容一致,否则,关联到所谓的“借钱”这个事情,就会有麻烦;二是既然受害人的说法与卷宗材料中的证明内容一致,就没有必要再去取证,再次提交所谓的证据。

作者:前面说了作为辩护律师如何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打交道,那么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律师的一些具体的辩护工作,大家应该对这一块比较感兴趣。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接入任何一起刑事案件,都必须要先向办案单位提,只有提交了手续,才算是正式介入,才可以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

有的人会说: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除了那几种情况外,拿着相关的手续就可以去看守所会见,何必“脱了裤子放屁”呢?

大错特错了!先向办案单位提交手续从辩护律师防范执业风险来说这是必经程序!

有这样一件事情:一位“大律师”承接了一个刑事案子,因为工作很忙,就安排了两名年轻律师替他到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两位年轻律师会见之后,办案人员将两名年轻律师找了去谈话,问他们凭什么去会见,要建议司法机关处分两名年轻律师,两位年轻律师一下子懵了。

大家可能问: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那位“大律师”还没有把辩护手续交到办案单位!两位年轻的律师又不知情。

现在的法律规定辩护律师接受委托之后要及时告知办案单位,如何告知,没有具体的规定,我认为提交手续是最安全的告知方式。

有的时候,辩护律师给办案单位的相关人员打一个电话说明委托事宜;有的时候办案单位不接受辩护律师提交的辩护手续,说是没有必要,不用提交。我想说的是,不出问题还好,除了问题就“有必要了”,就会以此来说话,来责问辩护律师或者建议有关部门追究律师的责任了。

作者:辩护律师提交辩护手续时,如果办案单位和具体承办人员推脱时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现在,刑事辩护律师的执业环境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也有极个别的办案单位或者办案人员不希望辩护律师提早介入,更不希望辩护律师早会见嫌疑人,认为辩护律师会见了嫌疑人之后,不利于他们突破嫌疑人的心理防线,不利于他们“拿下”嫌疑人的口供,所以,极个别的情况下,会有意延缓辩护律师提交辩护手续,遇到这种情况,作为辩护律师应该如何应对呢?

我的做法是用特快专递把辩护手续给办案单位寄过去。

有这样一个案例:2012年,有一位犯罪嫌疑人因为涉嫌诈骗被刑事拘留。他的家属委托我作为他的辩护人。我去提交辩护手续时,办案单位的其他人员要求我交给承办人,可是具体承办人以在外面有公务为由拒绝和我见面,我联系了两天,毫无结果,就在办案单位所在地用特快专递把手续和会见申请给办案人员寄了过去。

办案人员第二天就打来了电话:“我从事公安工作二十年,第一次收到律师用特快专递寄来的手续,我和领导汇报了,下午陪你们去会见。”

当然,在面对面交流的时候,我们还是向办案人员表现出了足够的尊敬。

作者:在与办案人员交流过程中,应当注意什么?

王同生律师:两个字“谨慎”。

为人要诚实,这是一条做人的基本原则,但是,诚实并不是不讲求策略。

作者:为什么说辩护律师与办案人员交流要谨慎呢?

王同生律师:当然是为了更好地为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进行辩护,更好地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谨慎交流不是防着办案人员,这里的“谨慎”主要是考虑两个方面:

一是不要得罪或者让办案人员不痛快,不要人为的给自己的辩护工作设置障碍,说话不要太直接,要讲究分寸。

有一个合同诈骗案子,提交辩护手续时,办案民警征求我的看法。

当时,我的观点就是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可是又怕办案人员不乐意听,我就换了一种说法:

“我未看到全部的材料,不过有一种直觉,这个案子还是请你们慎重考虑罪与非罪。”

看办案人员的眼神,显得比较吃惊。这个案子最终因为检察院不予批捕而变更强制措施,嫌疑人取保候审回到家中。案子两年多了,就这样放着,再无人过问。

个别辩护律师图一时口舌之快,自己表演了,自己痛快了,可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麻烦了。

如果辩护律师忘记了自己的最终目的,是不妥当的。

也有一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他们的家属乐见辩护律师的上述行为,我认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案件具体对待,具体人员也要区别对待。

有时候,作为一种策略未尝不可,但不可不加思考地运用。

二是不要将不该透露的信息过早的说出来,否则办案人员会综合相关信息,“想办法”应对,会出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利的结果。

有的人会对我的这个说法不是很理解。会问辩护律师和其他的办案人员不都是在依法办案吗?不都是坚持实事求是吗?

辩护律师的辩护工作和侦查人员的侦查工作侧重点有很大的差别。

辩护律师的职责是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让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获得无罪、免刑或者减轻、从轻处罚。

侦查人员的职责是打击,是打击无法犯罪行为。

侦查人员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他们会尽可能多地搜集信息,通过搜集到的信息,拓宽自己的侦查思路;通过对搜集到的各类信息的技巧性使用,来突破嫌疑人的心理防线。

辩护律师的职责要求辩护律师不能够透露对自己的当事人不利的信息,当然,法律规定的极个别情况除外。这就要辩护律师掌握好分寸,不能说的坚决不说。

有一个职务侵占案子。我到办案单位交嫌疑人的家属写好的取保候审申请时,侦查员表现出了要和我交流的意向,并且问道我在会见嫌疑人时,嫌疑人讲到的案情内容。我了解这个案子的诸多“特色之处”,说起话来就非常的严密、谨慎,并且为自己的说法找到了合理的根据,很好地自圆其说起来。

有一个体会不知道是否正确:虽然办案人员的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他们对辩护律师的角色定位很长时间内是不会改变的,真正为“依法公正办案需要”来主动和辩护律师交流的还是极少数,辩护律师要求交流他们不拒绝就很好了。所以说,如果办案人员主动和辩护律师进行交流,在很大程度上说明这个案子“不行”,最起码也是“底气不足”。

打个比方:拥有极其尖端武器的美国会主动和对手和谈?

作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聘请律师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除了办案人员和看守所民警外,只有辩护律师可以见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他们一定会要求辩护律师去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你能说一下辩护律师在会见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吗?

王同生律师:好的。

其实,辩护律师会见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是辩护工作的必经程序。

辩护律师在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前,要弄明白下列问题:

看守所是什么地方?是关押嫌疑人、被告人或者其他在押人员的地方。

辩护律师是什么角色?或者说是什么人?是时时刻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人。

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是什么角色?和辩护律师是什么关系?遇到会怎么办?不用细说,大家就会明白,因为有个事情大家不会轻易忘却-------“使眼色翻供说。”

所以说,请辩护律师注意看我写的有关律师会见及风险防范的内容:

1、必须严格遵守看守所的规定。

请注意“必须”和“严格”两个词语。

我到大连某县级市的看守所会见被告人的时候,被告人看到我吸烟,就要求我给他点上一支烟。我说:“律师在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是不允许给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递烟的。如果律师违反规定,被看守所监控人员发现了,可能会终止律师会见,甚至会扣下律师的执业证。在我们当地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时,我从未给被会见人员递烟,来到千里之外的看守所,更应该遵守规定。”

因为我拒绝了被告人的不合理要求,该被告人不是很高兴。

会见完毕后,看守所民警来到律师会见室问我:“你给他【被告人】烟了吗?”

我说:“没有。”

民警:“你给他火机了吗?”

我说:“没有。”

民警不相信,当场命令被告人站起来搜身。

这个时候,被告人才真正理解了我为什么不给他递烟了。

当然,有的律师会说:“我每次到看守所会见,都给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烟,看守所民警从未制止我。”

不能因为没有被制止,就是合乎规定的,就是应该做的。

为什么我把这个不少人会认为不是问题的问题单独提出来呢?

因为我在看守所会见被告的时候,有的律师跑到我会见的屋里问我是否可以给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递烟,还有的律师因为自己没带烟,为了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跟我要烟。

作者:遇到这种情况,作为辩护律师应该怎么应对呢?

王同生律师:我没有什么经验可谈,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是怎么做的,共五点:一是表现出是为了防止出现不利于辩护的因素;二是说明规定;三是建议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要抓住主要矛盾---辩护,尽量不要节外生枝;四是注意语调、口气,必要时用玩笑的语言说出理由,拒绝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不合理要求;五是千万不要训斥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人家家人花钱聘请律师的目的不是让自己人挨训,更何况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挨的训斥已经不少了。

初次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时,要介绍自己的身份,征求被会见人是否同意其家属的委托,并且记录在会见笔录中。

作者:辩护律师初次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要注意什么问题?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初次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首先应完善相关的程序性东西。

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属办理了委托手续之后,律师会见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时,要介绍自己的身份,说明委托人的姓名,征求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是否同意其亲属的委托事项,是否同意律师为他辩护。

绝大多数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是同意的,也有极个别的出于某种原因不同意:家庭困难,怕家里人为自己花钱;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拒绝辩护;想委托其他的律师等等。

律师会见的时候,要认真做好会见笔录,将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想法记录在案,只要不涉及案情的情况,要告知其家人,尤其是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想委托其他律师时。

不能够因为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想换律师,就生气,就有意不和他的家人说。

做律师,先要做人!

作者: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不合法的要求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被关押起来之后,除了办案人员、看守所人员之外,能够见到的就是辩护律师,一般情况下,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家人,尤其是辩护律师是其亲属聘请的,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恨不得辩护律师什么事情也替他做,会提出某些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要求,甚至还要求或者诱导辩护律师、利用辩护律师为自己做出违法的事情,比如:串供等。

这个时候的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不懂法,不知道有些行为会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只是一心脱身,很少去考虑后果;还有的片面地相信所谓的关系;还有的片面地相信“能人”的话语。

他们不考虑可能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后果,更不可能为辩护律师考虑……

辩护律师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通常要把握以下几点:

一是讲明法律规定;二是摆明利害,尤其是可能够给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自己及其家人带来的负面后果,这是最容易“让他们想明白的论据”;三是机敏应对,防范风险。

有一次我到看守所会见的时候,犯罪嫌疑人让我给他的妻子捎一个电话号码,我有意把电话号码写错了一个数字;第二次会见的时候,又让我给他的妻子捎一个QQ号。

我拒绝了,并且明确指出这是不允许的,如果被发现,对他本人不好,对他的妻子不好,作为律师,也会被吊销执业资格的。

他非常的不高兴,质问我:“难道我会害你吗?”

我反问说:“如果你的妻子通过这个QQ号码做出了违法的事情,妨碍了政法人员对案件的侦办工作,谁负责。”

嫌疑人:“我保证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我正面质问他:“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他哑口无言了。

作者:这不就把关系搞僵了吗?

王同生律师:还是那句话,辩护律师要时刻把预防风险放在第一位!还有,要因人而异,有的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会因此造成对自己的案件的辩护非常不利的后果,有的还危及他们的家人。

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如果律师替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捎出去通信方式,其亲友做出的“行为”是不可能对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有利的,并且是有害的!执法人员就那么好糊弄吗?如果执法人员发现端倪,深入追查,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很可能一个事情变成了两个或者多个事情,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友也会涉嫌违法,甚至构成犯罪的,也会被追究责任的。

有一个交通肇事案件,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之后,被告人的家属找到了相关证人做工作,证人改变了原来的证言。之后,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在押的被告人,把改变后的证人证言告诉了被告人,被告人把自己的供述也改了。

公诉人提审被告人时,发现被告人“翻供”了,便找来证人核实材料,发现证人的证言也改变了,并且和被告人的说法一致。这下引起了公诉人的警觉。

公诉人向证人说明利害,最终证人说出了被告人的家人找到他做工作,要求他改变证言的事实。

公诉人再次提审被告人,讯问为什么翻供,为什么他翻供后的供述和证人之后的证言为什么一致,是谁告诉他证人已经改变了证言,以及改变后的证言内容的。

被告人开始不承认自己翻供。当公诉人告知证人已经将被告人的亲属私下做工作的事情全盘托出,下一步要追究被告人亲属的法律责任时,被告人权衡利弊,把辩护人抛了出来,并且把辩护律师如何说的,如何教的都详细说明。

公诉人和领导汇报之后,领导决定:调查律师是否具有违法行为。

辩护律师知道这个信息后,马上托关系找熟人讲情认错,并且承诺不再担任该案件的辩护人。

事情之后的进展无需再说。

你说这个律师是否是帮了倒忙呢?这个律师应该这样做吗?

所以,不单单是为了律师个人的执业安全,就是为了真正保护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作为辩护律师,也不应该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

作者:如果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属要求和辩护律师一起进去会见,行吗?

王同生律师:当然不行了。并且,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一旦被发现,辩护律师一定会受到处分的。

现在绝大多数看守所条件很好了,律师会见时审查得很严格,这种情况极少发生。但是,也有的看守所条件比较简陋,很容易出现纰漏。

绝大多数的律师是严格依照法律规定来执业,但是,也不排除极个别律师不懂或者一时糊涂。

十几年前我就亲身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那个时候,会见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需要两名律师。看守所的硬件条件很简陋,被告人家属很容易进入会见室。我和另一名律师会见一个合同诈骗案件的被告人。我填写会见手续时,因为律师会见室很少,另一名律师为了尽早会见,就进入会见区域“占”下一个会见室。我填完了手续进入会见室时,被我看到的事情吓傻了:被告人的哥哥竟然来到了会见室。

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才确信是真的。我的眼被吓花了,汗水腾的一下就出来了。我赶紧说:“你怎么进来了!”

被告人的哥哥说:“他们【民警】没拦我,我就进来了。”

我没时间和他解释,说:“你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赶紧走!”

被告人的哥哥看到我的反应,知道闯祸了,就赶紧向外走,他前脚走出会见室,被告人就被看守所的值班民警带进了会见室。再晚几秒钟,就会被民警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被告人坐好,民警离开会见室之后,我质问另一名律师:“你为什么领着他进来?”

另一名律师说:“我认为他可以进来,再说,看守所民警也没有制止他。”

作者:听着怪吓人的。

王同生律师:哎,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怕。

也许有人说我过于谨慎。

说句到家的话,刑事辩护律师,要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危机感,只有这样,才会最大限度的预防风险,才有机会为自己的当事人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作者:以你的体会,辩护律师怎样得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信任?

王同生律师:一般来说,只要他们的亲属给他聘请的辩护律师,一般会得到信任的,也有例外。

律师会见时和在押的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拉“家常”、谈心是我一贯的做法。

    作者:你为什么这么做呢?

王同生律师:这样做,一是可以增加相互之间的信任,为以后辩护工作打下一个好的基础。要知道,取得当事人及其亲属的信任,是律师成功辩护的关键。二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希望律师扮演“律师”角色,也希望律师扮演“家人”角色,有时,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更希望律师扮演“家人”角色,和他谈心,帮他宽心。

当他们被刑事拘留、被逮捕、被关押到看守所,失去自由时,最迫切的愿望之一是见到自己的家人。

刑事案件,从立案到判决生效数个月的时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不可能和其家人见面的。

所以,律师有时候要扮演“家人”角色。

辩护律师扮演“家人”角色可以,但不能做“出格”的事情。

一起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案件,因为嫌疑人的家庭比较困难,嫌疑人对自己被刑事拘留之后家里的情况非常关心,为了让他安心,仅在侦查阶段我就会见他十次。至于会见的内容,多数是和他谈心。每当他问起家里的情况,我都说很好:父母身体健康,子女听话,妻子很是关心他等等。当他问到一些很边缘化的问题,比如孩子考试得了多少分?

我就笑着说:“这个事情我不清楚,你的妻子没有和我说。”

为什么这样回答呢?说孩子考得很好不就行了嘛?

当然不行,很可能会让嫌疑人发现律师在说谎话。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嫌疑人的家人是不会和律师谈起这个问题的。

如果嫌疑人被刑事拘留之后,家庭出现了不好的变故,律师是否实事求是地告知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呢?我一般不会告知他们,尽量说好,最多说不知道。

作者:这是为什么呢?

王同生律师:如果将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家里发生的不好的事情告诉他,一是对律师的辩护工作不会有好的影响;再就是会影响到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情绪,会影响到看守所内部的管理,给看守所的管理带来负面的影响,看守所会迁怒与律师,会影响到律师以后的会见,不利于律师辩护工作的开展。

作者:辩护律师在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要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

王同生律师:那道不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律师辩护是有技巧的,是需要讲求艺术性的。

大部分辩护律师,会见被告的时候,将开庭程序详细地告诉被告人,恐怕被告人不懂,甚至把最后陈述怎么讲,也和被告人说。认为只有这样才算认真负责,其实不然,有的案件,会起负面作用。

我认为,是否和被告人说明开庭程序,和被告人说明到什么程度,要根据具体的案件,具体的被告人,具体分析。

有的案件,说得越明白越好;有的案件,只说明某些程序;有的案件,干脆什么也不说,任其糊涂。

但是要和被告人说明白,为什么不和他说,防止被告人误会。

有个故意杀人案件,我发现被告人精神状态有问题,但是,卷宗材料中相关鉴定报告证明其精神状态没问题。

作为一个辩护律师,应对的措施很多:申请重新鉴定、调查取证等。

还有一个方法,可能有的律师注意不到:通过被告人本人的庭审真实表现,当庭证明其精神状态。

这个案子有这样一个细节:

被告人对自己出生日期的记忆,与他身份证上的日期不相同,被告人把他舅舅的祭日记成了自己的出生日期。

为什么呢?

一是因为被告人本身的精神状态有问题;二是被告人的舅舅生前对被告人非常的好,舅舅的去世对被告人的打击非常大。

这个问题被告人的母亲早就和我说了,但是,我并没有在会见被告人时刻意地和被告人说明白:让被告人开庭时按照身份证的日期说。

我采取的态度:顺其自然。

开庭过程中,核实被告人身份阶段。法官发现被告人说的出生日期和卷宗材料中的出生日期不一样,就问道:

“你说的出生日期是谁告诉你的?”

被告人:“同监室的人告诉我的。”

被告人的这句话一出口,马上引起了审判人员的警觉,对被告人的精神状态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也为律师辩护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这个案子虽然致一人死亡,虽然一分钱未赔偿,被告人被判无期。

被告人本人及其家人比较满意。

这种情况下,是被告人在庭审过程中,对开庭程序非常熟悉,对答如流对被告人有利呢?还是问东说西对被告人有利呢?

有时候,“难得糊涂”也适合被告人。

作者:律师的辩护思路,是否要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沟通呢?

王同生律师: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要沟通的,为了增强辩护效果,除了把握好通常意义上的辩护细节外,还要根据具体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辩护内容。应该根据具体的案件事实,具体的被告人特点,确定“特色”会见内容。

我办理“三一五”特大杀人案件过程中,通过阅卷、会见被告,除了通常大家都知道的辩护观点,我发现本案有几个细节值得把握:

一是被告人长期受受害人虐待;

二是死者以前伤害过被告人亲人,还准备伤害其他人;

三是被告人不敢提出离婚,因为如果她提出离婚,死者曾威胁杀她全家;

四是杀死受害人是不得已的行为;

五是案件承办人员同情被告人的遭遇;

六是案件审判人员中,有女法官;

七是通过会见被告,我发现被告人头脑非常清醒;

八是开庭的那一天,被告人的孩子正好考试。

我在会见被告人时,确定了庭审发问的重点,除了其他辩护观点外,商定了一个“特色”辩护思路:情感辩护。

通过庭审发问,受害人的可恨处,被告人的无奈、悲惨遭遇以及杀死受害人的不得已,都淋漓尽致的展现在审判人员、公诉人面前,深深地影响到了他们。

案件的结果:被告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宣判后,我到看守所回访,被告人看到我,第一句话:谢谢你,王律师,同监室的人都说我结了一个好果子,故意伤害的都上了死刑床,我被判无期徒刑,已经很满足了。

之后,被告人和我拉起了家常。

被告人的家人给我送了一面锦旗。

作者:你们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具体的会见内容,也要记录吗?

王同生律师:当然要记录了,这是辩护律师工作的真实记录,有时候作用还很大的,既证明了辩护律师的工作量,又可以防范有可能出现的风险。

也有极个别的辩护律师不做记录,我认为这种做法不可取。

作者:需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会见笔录上签字吗?

王同生律师:会见结束后,让被会见人在会见笔录上签字也是必经程序,关于这一点不用展开说了,在这里我想强调一点:会见完毕后,民警来了之后再让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签字。

作者:为什么?

王同生律师:理由很简单,为了防止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用律师递给他的签字笔自残。

现在的看守所,律师会见室里,辩护律师和被会见人之间有一道栅栏墙隔着,如果民警没在一边,如果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情绪不稳定,用辩护律师给他的签字笔自残,辩护律师是无法制止的,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辩护律师是有责任的。

我和一位律师去会见,会见完毕后,另一位律师想把会见笔录和签字笔递给嫌疑人,我制止了。

当时另一位律师不理解,出了会见室我说:如果他自残怎么办?

这位律师才恍然大悟。

作者:我发现,辩护律师的调查取证很重要,很多辩护律师对调查取证有些退避三舍的意味,我有些不了解,你能说一下这方面的体会吗?

王同生律师:作为一名老律师,关于律师取证,我有必要多说几句,希望年轻律师考虑。

专业从事刑辩业务近二十年来,总体上感觉到:现行刑事诉讼法实施以前,律师只有到了审判阶段才能介入,侦查人员、公诉人、审判人员对律师取证行为不太“敏感”。

律师能够提前介入之后,对律师的取证行为,有的非常“敏感”,个别时候甚至表现的近乎“敌视”。有极个别的地方,专门给律师列“黑名单”。

现在刑事辩护中的律师取证环节,成为律师执业中的“雷区”。

在全国刑事辩护领域,针对律师取证风险,有一个说法:证人进去了,又出来了,律师进去了。

作者:什么意思呢?

王同生律师:如果律师找某一个证人取证,撼动了整个案件的“基石”,办案人员就会找到那位证人调查情况:律师怎么找的你?怎么问的?你为什么那样说等等。

如果调查结果“不满意”,会把证人传到办案单位,这就是“证人进去了。”

等证人“承认”:是律师叫我这样说的。或者:律师说着,我写的之类的话时,证人就回家了。这就是“证人进去了,又出来了。”

律师的麻烦就来了。办案单位就会找律师问材料,甚至传唤或采取其他措施。这就是“律师进去了。”

作者:确实怪吓人的。

王同生律师:一位年轻律师,给一个强奸案件的被告人进行辩护时,被告人的家人提供了一个身份证,按照身份证上记载的年龄,被告人系未成年人。

庭后,侦查机关经过调查,身份证是假的,年龄自然也是假的。

当侦查机关讯问被告人的家人假身份证的来源时,被告人的家人说:律师教我找人造了一个假身份证,以证明我的孩子是未成年人,可以判得轻一点。

结果是:律师被判刑。

本人也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后面会谈到。

作者:既然律师取证风险大,应该注意什么呢?

王同生律师:自九五年从事刑事辩护业务以来,涉及到证人时,我从以下几方面防范风险,并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尽量申请证人出庭作证。

尽量不要接触证人,把证人的基本情况、联系方式告知审判人员,请审判人员通知证人出庭作证。

作为一名律师,尤其是作为一名刑事辩护律师,工作中要充分考虑到现在的执法环境和现在的执法者的心理特色,避免因为自己考虑得不全面,给自己带来风险,给自己的当事人带来不必要的遗憾。

具体到律师取证,执法人员最先想到的是:律师教着证人说话,甚至认为律师教着证人作伪证。

不可避免地产生这样的思维:一是律师提供的证人证言的可信度不如侦查机关取得的证据材料可信;二是律师已经事先和证人说好了,已经告诉证人应该怎么说了;三是如果证人证言从根本上推翻全案材料,就考虑“调查证人”,进而“教训律师”,来“维护事实真相”。

作者:那么,律师怎样突破这样的思维方式,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呢?

王同生律师: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不让这样的思维有“产生的空间”。

最基本的做法:不去接触证人,要求证人直接出庭作证。并且在庭审中向证人发问时,不要忘记问:证人XXX,在这之前本辩护人有没有见过你?证人当然回答:没有。

这一问一答,既可以让律师避嫌,又能够提高证人证言的可信度,对当事人本人,对案件的公正审理都有好处。

一位政法人员因为涉嫌贪污罪和受贿罪被逮捕,通过阅卷和会见被告人,发现一名证人的证言能够证明被告人受贿罪不成立。被告人的家人要求我去调查取证,我的建议是申请这名证人出庭,当庭作证,在这之前,辩护律师不去接触这名证人。被告人的家人不高兴:

“你不去取证,我们花钱请你干什么?”

我说:“辩护律师的职责不单单是取证,被告人的家属聘请辩护律师是为了让案件有一个好的结果,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要想实现这个最终的目的,在辩护过程中,就要讲究策略。辩护律师开庭前不去接触证人,是为了提高证人证言的可信度,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证人证言中对被告人有利的部分的证明力。”

听了我这些话,被告人的家属才同意了我的辩护思路。

“王律师,那位证人说开庭时不出庭了。”开庭前一天傍晚被告人家属打来了电话。

“为什么?”我立即警觉起来。

“今天上午九点,公诉人把他叫了去,威胁他,不许他出庭作证,今天下午四点才让他回家,这个证人害怕了。”

“这恰恰说明了这个证人证言的重要性。”

“那怎么办?”

“是否出庭作证,全凭证人自愿,他实在不想出庭,也没有好办法。”

作者:之后呢?

王同生律师:第二天,证人又同意出庭了。

庭审过程中,我当然少不了那一问:

“证人,在此之前本辩护人有没有见过你?”

证人:“没有。”

最终这个案子经过辩护,被告人不构成受贿罪,被判缓刑。被告人本人及其家属都很满意。

作者:如果证人不出庭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可以要求庭前或庭后审判人员、公诉人、辩护人一起找证人核实。

这种情况下,一般是审判人员主持、记录,先由公诉人发问,再由辩护人发问,最后,审判人员根据情况进行发问。

作者:关于慎重取证应如何理解?

王同生律师:所谓的慎重取证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是在决定是否取证时要慎重;二是在取证过程中要慎重行事。

关于第一点,我不再赘述。至于第二点的理由,我想大家应该清楚:调查取证是有严格的法律程序的;再就是,辩护律师取证的过程中往往会蕴含着诸多法律风险。

一起强奸案子,被告人取保候审之后不久,其家人就坚决要求辩护律师去找一个证人调查取证,取证的目的就是推翻受害人的证言,否定强奸罪指控。强奸罪在证据方面的特殊性大家都应该清楚,往往是一对一,是孤证。这种情况下如果推翻了受害人的证言,直接涉及到罪与非罪,办案单位不论是侦查机关还是审查起诉机关都非常的关注,这类证据的调取,尤其需要谨慎。但是,被告人又坚决要求辩护律师去取证。

当时我采取了一个办法:多名辩护律师同时取证。我请两位同事和我一起去,见到证人之后,多余的话不说,“开拳就打”直接进入主题,取证完毕后,多余的话不说,迅速离开。让两位同事也签上了字。

开庭提交证据前,我说:

“关于辩护律师取证,法律没有要求必须由几名律师,但是,为了增加本次取证的可信度,本辩护人邀请了我的两位同事一起调查取证……”

证据调取了,开庭也提交了,通过这份证据,也从一定程度上证明被告人不具有强奸的故意了,开庭时,被告人也否认强奸了,可是,庭后不久,被告人又写了一个认罪的“亲笔供述”提交到法院。

作者:为什么会这样?

王同生律师:庭后,办案人员传唤被告人说:“按照现有的情况,你已经翻供,不具备取保候审的条件了,如果你再不老实,就会再次把你抓起来,缓刑的希望也没有了。”

这个时候,你对辩护律师调取的这份证据的真实性、可信度会有什么看法?

你对辩护律师的调查取证行为会有什么看法?

办案人员呢?他们会怎么想呢?

如果一名律师取证而不是三名律师取证,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作者: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是否经过办案单位的批准呢?

王同生律师:根据法律规定,向受害方取证一定要经过公诉机关、审判机关批准。

所以,向受害方取证一定要经过公诉机关、审判机关批准(现在相关法律是这样规定的),即便是批准了,取证过程也要慎之又慎,必要时可以申请相关证人出庭。

向受害方取证,我自1995年专业从事刑事辩护业务以来还未曾有过。如果受害方某个证人的证言不真实或者具有其他对被告人可能有利的情况,可以直接申请这个证人出庭作证。

作者:你反复提到申请证人出庭作证,现在谈的是向受害方证人取证的问题,你如果仍旧坚持申请他们出庭作证,但是,作为受害方的证人,在出庭作证时,很可能说一些对被告人不利的证言,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王同生律师:你说的这些顾虑确实存在,所以,如果申请受害方的证人出庭,要注意做到以下几点:

一是充分准备。受害方证人本身对被告人及其辩护律师就存在“敌视情绪”,不可能轻易说出对被告人有利的证言,更不可能推翻其卷宗材料中已经记录在案的证言,所以,辩护律师要详细研究案情,研究庭审发问时可能出现的情况,多准备几套发问方案;

二是如果受害方证人出庭,在开庭前,公诉人可能事先和证人见面、碰头,做相应的准备。这个因素也应该考虑到。

有个强奸案子,应被告人的要求,申请了一名受害方的证人出庭作证。作证过程中,这位证人对公诉人提出的问题有问必答,并且回答的“天衣无缝”。当我作为辩护人提问时,一概拒绝回答,就三个字:不知道。

发现这个问题后,我连续发问:“你的家庭住址?”

证人:“不知道。”

辩护人:“你的出生日期。”

证人:“不知道。”

然后我说:“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一个连自己家住哪里,年龄多大都不知道的人的所谓的证言,能够作为刑事案件的定案依据吗?”

作证:辩护律师调取的证据,什么时间提交给办案单位?

王同生律师:这个事情要根据辩护工作的需要来确定,有的案件需要马上提交,有的案件需要过一段时间再提交,还有的证言不一定提交。

取证并不必然的提供给审判人员,通过取证,觉得该证人证言确实对被告人有利,可申请证人出庭作证。

辩护律师在执业过程中,要注意把握节奏,要有节奏感,要按照有利于辩护工作的节奏,要按照自己舒服的节奏进行辩护。

辩护律师调取的证据如果提交,尽量在开庭三天之前。有时候会遇到公诉人、法官以“开庭三天之前”来确定辩护律师提交证据的时间性规定的。

作者:辩护律师既然调取了证据,为什么不提交呢?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调查取证的目的并不单单是提交给办案单位,有时候,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是为了确定某些事实,进而决定自己的辩护方向和辩护思路。

有一起故意杀人案件,被告人的母亲说被告人在办理身份证的时候,农历生日没有换算成公立生日,直接将农历生日写成了公立生日,按照真实的出生日期,被告人作案时不满十八周岁,并且要求辩护律师到村里取证。

我和另一名辩护律师一起到被告人所在的村里,找到了村文书调查取证,村文书也证明了以上事实。为了印证他的证言,村文书还拿出了村里的老户口本,还列举了本村与被告人同一年生人的几个小孩子的姓名。

作为辩护律师,我们实事求是地对村文书的证言进行了记录,最后,证人签字的同时,还让在场人,村里的书记也在笔录上签了字。

作者:为什么请在场人,村书记签名?

王同生律师:为了防范“意外风险。”

作者:那么,为什么申请这个证人出庭?

王同生律师:因为这个证人证言对案件非常的关键。通过当庭质证,可以增加证人证言的可信度;也可以节省案件的办理成本,因为,如果某一份证言对被告人的量刑作用大,特别是会“撼动”卷宗材料中的“某一个”部分时,审判人员不可能单凭律师调查取证的材料定案的,一定会亲自核实或者让侦查人员、公诉人核实,或者控、辩、审三方人员一同核实,如果直接申请证人出庭,就可能会省去了后面的这些环节。

再就是,证人出庭作证之后,可以防止证人证言的“反复”,有利于“夯定”案件的事实。

作者:调查取证取证需要几个律师?

王同生律师:调查取证取证必须两名以上律师,不是法律规定,而是我对自己的要求。至于为什么,大家都很清楚。既是为了防范来自自己当事人一方的风险,也是防范来自对方当事人的风险,还是防范来自证人的风险,当然,还有来自办案单位的风险。

取证时不但必须两名以上律师,还要必须在规定的地点,并且征得证人的同意。

如果辩护律师调取的证据作用对被告人非常的有利,办案单位一定会再去找证人核实,办案单位如何核实?不用在这里细说。

往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证人会说是辩护律师教着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办案单位就会对辩护律师:“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作者:作为辩护律师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当然是防患于未然。

所以,辩护律师调查取证,要有两名以上律师同时参与,如果出现意外,可以作一下证明。

平时谈论起这个问题,有人说:即便是你辩护律师依法取证,但是,如果另一名律师因为某些因素,也证明你辩护律师违法办案呢?

那,只有想其他的办法。

作者: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是否要征得证人的同意呢?

王同生律师:那是当然,不仅要征得证人的同意,还要严格按照规定的程序进行。

关于规定的地点,大家都清楚,一般是:辩护律师的办公室、证人的家、证人的单位,尽量不要在其他的场合。

关于征得证人的同意,这一点非常的重要,这关乎辩护律师取证的程序是否合法,关乎到这个证人证言是否具备法律效力。

有个贪污案子,一案四被告,我是为第三被告人进行辩护。第一被告人的辩护人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律师,工作非常的认真。辩护过程中,这位前辈就是到相关单位找到了有关证人进行了调查取证。庭审过程中,这位前辈将证人证言和单位的账目都带到了法庭。

当宣读完他调查的证人证言后,公诉人说:“辩护人在向证人取证时,未取得证人的同意,违法法定程序,证言无效。”

公诉人这样质证的依据是什么?

因为,辩护律师调查的材料中,少了一问一答:

问:“你对本次调查,是否同意?”

答:“同意。”

这位前辈当时就急了,把证人单位的十几个账本子从辩护席底下提到了辩护席桌面上,用力一摔,说:

“如果不同意我取证,他能够把单位的账目给我吗?我能够把这些账目带到法庭上吗?”

最终,审判人员说:“辩护人所取证言程序不合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本庭不予采信。”

当时,我也找到有关证人调查取证了,调查笔录上也少了那一问一答,我赶紧在笔录上作了修改。

把下面内容:

问:“证人做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知道么?”

答:“知道。”

改为:

问:“证人做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知道么?你是否同意本次调查?”

答:“知道,同意。”

多亏了我是第三被告人的辩护人,有时间偷偷地修改,要不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获得的证据材料,被合议庭当着数十个旁听人员的面驳回,影响很坏不说,被告人及其家人会不乐意的。

里面还有一个窍门,这里不便写出来,请大家考虑一下。

作者:辩护律师取证时,当事人的亲属要求在场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首先,辩护律师调查取证,被告人或者他的亲属在场既不合理,也不合法,会影响到证人证言的效力,两方面:

一是,证人证言有可能与事实不符;

二是,即便是证人实事求是地作了证,如果让相关办案人员知道了取证的情况,也会怀疑证言的客观真实性。

其次,不利于辩护律师的执业风险防范。

作者:如果被告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属非得在场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晓之以理!

实在不行,就不去接触证人,直接申请证人出庭。

作者:怎样证明辩护律师严格按照规定的程序取证了?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调查取证的程序性规定比较多,大家应该清楚。取证的相关程序性规定要注意,并且在笔录上体现出来。我之所以列上这一条,主要是考虑到有的人有时候会忽略某些细节。我只想点一个方面:

辩护律师取证时,需要介绍自己的身份,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得出示证件——律师证。

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时,不可能每次都录像,怎样才证明辩护律师依法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了呢?

把出示律师证这个细节记录下来,记录在笔录中。比如在笔录的合适的位置,用括号注明:(出示律师证)。

作者:你在网站“山东律师王同生”里写道辩护律师调查取证,要让在场人签字是什么意思?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调查取证,请“有威望的在场人”签字这不是必经程序。这样做有以下考虑:

一是增加证言的可信度;

二是辩护律师可以防范风险。

有一个绑架案子,作为辩护人,我找到了某个证人调查了一份材料,办案单位知道后,找到了这位证人。

问:“你为什么这样说?”

答:“是辩护律师让我这样说的。”

庭审中我就此反驳说:“请合议庭注意调查笔录上的一个细节,那就是‘在场人’这个位置,有村书记的签名,整个取证过程,村书记全程在场,如有必要,可请合议庭找村书记核实取证过程。”

请问,如果笔录上没有村书记的签字,作为辩护人会遇到什么情况?

作者:调查笔录需要证人签字吗?

王同生律师:那是当然!

调查笔录要让证人看,不识字的要读给他听,更正无误后,请证人注明:“以上材料我看过,记录的和我说的一样”,签名、捺印。

不识字的、看不清字的证人,调查笔录中要显示:

问:以上笔录已经读给你听了,记录的和你说的一样吗?

答:一样。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说:你王同生是不是草木皆兵了?

老人们经常说:小心无过火。

办案实践中,也确实遇到过此类的问题:

问完了材料根本就没给我看,就让我写上“以上材料我看过,记录的和我说的相符”,就让我签字了。

或者:

什么看不看的,我根本就不识字!

作者:如果证人不签字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如果证人不签字,这份证据就很难发挥实质性的作用了。

有的人将取证的过程录音,一是防止证人不签字,让调查取证无功而返;主要是证明辩护律师调查取证过程中没有不合法的行为,在防范风险的同时,提高证言的可信度。

把调查笔录提交给办案单位就可以了。

取证录音不一定提交。

作者:你在网站“山东律师王同生”里面说道让证人自己书写证言是怎么回事?

王同生律师:让证人自己书写证言,然后,将取证过程用调查笔录的形式固定下来。

这是我九八年在北京参加高级律师培训时,进行刑事辩护业务交流过程中,有位辩护律师提出的一个做法。

这个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增强证言的可信度,在某些方面也可以减少辩护律师取证的风险。

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有的律师说:人家就是说你教着他那样写,你又如何?

……

作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他们的亲属接触了证人,作为辩护律师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辩护律师要告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他们的亲属不要接触了证人。

如果他们不听,辩护律师也没有好办法,但是,千万不要让被告人及其亲属接触证人。

作者:为什么呢?

王同生律师:一是辩护律师让被告人或者他的亲属接触证人,如果出现了证人改变了以前的证言,辩护律师会有风险。

二是被告人或者他的亲属接触证人,如果出现了证人改变了以前的证言,被告人或者他的亲属,会遇到其他的麻烦,甚至一个案子变成了两个案子。

如果被告人或者他的亲属想接触证人,作为辩护律师要说明利害。因为,被告人或者他的亲属接触证人,让证人改变了证言的内容之后,办案单位一定会重新找到证人,重新调查取证的。

办案单位重新取证过程中,在某些情况下,证人会怎么办?这个问题我想不必细说了吧。

作者:如果证人不出庭作证怎么办?

王同生律师:关键证人的证言,庭审过程中控辩双方争议很大,这个证人又没有出庭,无法当庭质证。

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一是办案人员调查取证,再次开庭质证。

二是辩护律师可申请庭后由审判人员、公诉人、辩护人同时调查核实。

三是辩护律师调查取证。

我倾向于第二种办法,执业过程中,我也这样做过。

第二种办法有以下好处:

控、辩、审三方找到证人之后,审判人员主持、记录,先由公诉人向证人发问,再由辩护人向证人发问,最后由审判人员根据情况,向证人发问。相当于开了一个“小庭”,可以提高效率,节省时间。也可以避免单独由一方调查出现偏差。还可以防止辩护律师单独调查出现风险。

作者:在网上我看到有的辩护律师请公证员出面一同调查取证,你怎么看?

王同生律师:不是请公证员与辩护律师一起取证,是请公证员对辩护律师的调查取证过程进行公证。

辩护律师在调查取证时请公证人员出面,对辩护律师的这个取证过程的合法性进行公证,这个方法不错。

一是可以证明辩护律师依法律程序取证;二是证明辩护律师在取证过程中没有“言传身教”,避免蒙受“不白之冤”。三是有利于发挥辩护律师的工作职责,真正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辩护。

这个办法在民事案件中,不少律师也采用。

作者:通过前面的交流,我发现证据的来源有多种情况:办案单位取得,律师取得,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取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亲属取得,证据的不同来源,对证据的效力有影响吗?

王同生律师:当然有影响了,来源不同,在政法人员的心目中,证据的可信度就不一样。

作为辩护律师,在提交证据时,要说明证据的来源。要实事求是地说明情况,避免因为证据的提交给辩护律师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可以看出,辩护律师提交证据时说明证据的来源,这是应该的。

作者:既然是应该的,我为什么要单独在这里提出来呢?

王同生律师:因为还有五个字:请依法核实。

辩护律师调取的证据,要说明辩护律师依法取得;被告人或者被告人的亲属交来的证据,也要如实说明:XXX提供。

不论哪种情况,都要加上一句:请依法核实。

有人说:你这不是找难看吗?

我想说:即便是辩护律师不写上这句话,办案单位该核实还是核实,不该核实还是不核实,他们不会听从辩护律师的意见的。

那为什么“脱裤放屁呢”?

“你懂得”。

看了这一部分之后,有人说:

这不敢,那不敢,人家找你辩护律师干什么?

辩护律师不是堵抢眼、炸碉堡的,是发挥聪明才智,发挥辩护艺术,讲求辩护技巧,维护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合法权益的。

防范风险不等于不工作,要真正为当事人负责,就得学会“聪明地工作”。

作者:你的网站“山东律师王同生”里面很多地方谈到了“律师样”,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吗?

王同生律师:主要是希望律师依法辩护、严格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再就是,建议辩护律师形成自己的品牌特色,这样可以更好地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作者:要形成自己的品牌特色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是每一个辩护律师都能够做到的,你有什么好的经验吗?

王同生律师:经验谈不上,可以把我执业二十年来的体会说一下。

我认为,如果想真正把刑事辩护当做一个事业,最起码要做到如下几点:

1、充分准备是庭审展现律师风采、依法辩护的基础。

每次庭审辩护,我都要做充分的准备:

开庭的表情、语调、坐姿、手势,包括说话时,手里要拿着圆珠笔,要做出的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山东辩护律师:非法吸收..
·38---官员犯罪误区释疑..
·3--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交通肇事致人死亡”面..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名..
·辩护律师王同生成语故事..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
·强奸案二审辩护词:一个..
·4--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2--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