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成功案例 >> 文章正文
66-红色助残代步车里的凶杀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  来源: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  阅读:

红色四轮助残代步车中的凶杀案

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王同生

案发

九月的天,不再酷热,清晨,还有点凉爽。

这天早晨,农民老马知道今天有雨,便早早起床,用自己使用多年的破旧自行车,带着化肥向自家的玉米地里走去。

远远看到玉米地田间小道上停着一辆车,也没多想,等走近了,看到车门子上有血迹,本能地向车内看了一眼,吓了一大跳:车内有个人!

老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村委,村领导报案。

侦查人员来到现场。

只见:

现场位于xx村东侧600m处玉米地内一南北生产道上,道宽352cm,碎砖沙石路面,道中部距xx620m处,头北尾南停放一红色四轮助残代步车,危险报警灯开,无牌照,车长325cm,宽125cm,高155cm。车右侧边缘距生产道路东侧边缘131cm,车左侧边缘距生产道路西侧边缘131cm。该车四扇车门皆呈关闭状态,驾驶座门车窗玻璃呈半开状态,其上边沿距上侧窗框23cm,副驾驶车窗呈半开状态,窗玻璃上边缘距上侧窗框16cm,后侧两车门车窗玻璃呈关闭状态。在车内有一具头东南、脚西北仰卧的男尸,尸体头部位于右后车座上,双脚置于驾驶座上,颈部有伤,右侧脸颊有血迹,上身穿黑色夹克,夹克左右胸口内侧各有一口袋,其中,右侧口袋敞开,左侧口袋外翻。内着蓝色衬衣,衬衣右领口有血迹。下身穿蓝色西裤,双脚穿黑色皮凉鞋。尸体头顶部顶右后车座靠背东侧边缘,右臂屈曲,肘部顶右后车门框前侧边缘,右手手指屈曲。左小臂向上曲起,左手握夹克左侧边缘。右腿向上屈膝,右脚放于驾驶座上,脚掌朝下。左腿平放,左脚位于驾驶座左侧边缘。

……

现场勘查中,提取了以下痕迹、物证:

女式手套一只、刀鞘一个、血迹六份、指印两枚、鞋印三枚、白色衬衣一件、迷彩服一件、卫生纸一团、湿巾一块、湿巾袋一包、金属夹一个。

特别是右后门上的指印,为案件的侦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案子影响很大:有的说杀害残疾人,这种人抓住就枪毙!更多的人是害怕,不敢到玉米地里干活。

办案人员压力很大。

简要案情

。。。。。。经现场勘查,从现场红色助残代步车上提取一枚指纹,经“网上比对”,系“有前科人员”张辉(本案系外地人作案)的指纹。

侦查部门经“上公安网查询旅馆业住宿登记”,案发前,嫌疑人确实到过本地,并在某旅馆住过。后经进一步侦查,将其抓获。

张辉供认了整个作案过程,交代了其同伙系一女性网友,但,只知网名,不知其真实身份。

侦查机关“利用技术侦查手段”,确定了另一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抓获归案。

两嫌疑人归案后,交代了整个作案过程:

两被告人通过网聊认识,后见面、同居。因为身上的钱花没了,便商议抢劫。2010年9月的一天,二人以租车的名义,将受害人骗到案发地点,用锤子、匕首等工具合伙将受害人杀死,抢走车上的现金600余元。

辩护过程

一天下午,三点左右。我接了个电话,外地口音。对方说姓张,他弟弟被抓了,想委托我,为他弟弟咨询、辩护。

我说面谈。

几天后,姓张的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三十六岁左右,一米七,看上去还算厚道。

接待当事人亲属的时候,只要不是太嗦,我一般是先让对方说完,然后,再根据不同的案子,就重点情节,再问几个问题,心里面就案件的结果,在大面上,就有底了。

有时,当事人或亲属有意或无意说的不全面、不真实,只要提几个问题,就能弄清案件事实。

我还是比较相信我的判断的。

关于案情,他说的很简单:

他弟弟因为抢劫被抓了,具体案情不了解。

然后就说家庭困难:

父母多病;自己刚盖了房子,欠了很多债;给别人开车,挣钱很少;妻子马上就要生孩子了,急需花钱;他弟弟没有工作,不挣钱等等,看能不能少交点律师费。

在这之前,我也不了解案情,认为只是普通的抢劫案子,没想到会杀人,现实生活中,因抢劫而杀人的确实极少。

家庭困难,确实值得同情。

我请示了所里,减了部分律师费。

就在办理辩护手续的时候,他坐在沙发上哭了。

很多年,没有遇到别人在我面前哭了,特别是三十多的小伙子。

他说和弟弟关系很好,感情很深,得知弟弟出了事之后,吃不好、睡不好,很着急。

我感动了。

虽然说手足情、兄弟谊,兄弟间感情很好的不少,但也不能说是很多。

我又找了所里,再次给他减了部分律师费。

他表示感谢。

案子还在侦查阶段,律师介入是“咨询律师”,不是辩护人(2013年之前)。这个阶段,不能看卷宗材料,和办案人员交流,是了解案情的一个很重要的渠道。

办案人员接过我提交的委托手续,说了一句话:“这个杀人案子,委托你了?”

“不是抢劫吗?”

“是抢劫,抢劫出租车,也把人杀了。”

我心凉了。

“他不止有前科,还是累犯。”

我心又凉了一截。

“他们这次作案,只是练习一下,是为抢劫某一个老板做准备”。办案人员说。

这样的动机,这样的后果,又是累犯,。。。。。。正当我想的时候,办案人员又说:“事实很清楚,证据很扎实,得枪毙。”

当时,非常后悔接了这个案子,甚至想到了解除委托。

既然来了,先见一下犯罪嫌疑人再说吧。

会见手续办好后,到了看守所。

会见前,看守所民警告诉我,张辉被关进看守所后,情绪不稳定,为了防止出问题,派专人关注他,现在情绪稍好一点,请我在咨询的时候,注意不要刺激他。

人被带了出来。

皮肤白、算瘦小、一米六八左右,表情安静。

作为咨询律师我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说明了他哥哥委托律师的情况,说明了律师的职责,说明了能够为他提供的法律服务,说明了他涉嫌的罪名、法律规定、刑罚、法定构成要件,说明了相邻罪名、法律规定、刑罚、法定构成要件。

他同意我作为他的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对我表示感谢,问了家人的情况。

涉及到案情时,他什么也不说。

按当时法律规定,侦查阶段律师会见,通常办案人员在场,这种情况下,作为犯罪嫌疑人,不想谈案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没有多想。

之后,和他拉“家常”,谈心。

这是我一贯的做法。

一是可以增加相互之间的信任,为以后辩护工作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王同生律师语:取得当事人及其亲属的信任,是律师成功辩护的基础。】

二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希望律师扮演“律师”角色,也希望律师扮演“家人”角色,有时,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更希望律师扮演“家人”角色,和他谈心,帮他宽心。

当他被刑事拘留、被逮捕、被关押到看守所,失去自由时,最迫切的愿望之一是见到自己的家人。

刑事案件,从立案到判决生效数个月的时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不可能和其家人见面的。

所以,律师有时候要扮演“家人”角色。

扮演“家人”角色可以,但不能做“出格”的事情。

【王同生律师语:辩护律师有时要扮演“家人”角色,但不能做“出格”的事情。】

征得他本人同意,结束了第一次会见。

和他哥哥通了电话,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简单说了一下会见情况。

谈到受害人已死时,听他哥哥的声音,先是吃惊,再是颓丧。

看来确实不了解案情,不是对我故意隐瞒。

我,打消了解除委托关系的想法。

案件到了审查起诉阶段,律师作为辩护人,可以单独会见犯罪嫌疑人了。

作为辩护人,尽早了解案情,是很重要的,会见被告是全面了解案情,印证案件事实,核实相关证据的重要环节。会见时需要被告人详细讲,辩护律师仔细听、重点问。

从审查起诉阶段到开庭前,我多次会见被告人,每次让他谈作案过程的时候,都说:“忘了。”

自九四年从事辩护业务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侦查人员问你时,你记得,为什么现在忘了”?

他不语。

“是你作案吗?”

“是。”

我采取的策略是:顺其自然。

一是被告人本人怎么想的,作为辩护人不能强行改变;

再是,忘了就忘了吧,这种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忘了作案过程,不一定是坏事。

办案人员是希望庭审中,通过各被告人的供述、公诉人举证,“查清”案件事实的。

我和他说了一下庭审程序。

最后说:“你忘了,我有忘了的辩护方法;你记起来了,我有记起来的辩护路子,我会随机应变的。”

随机应变是一个辩护人必须具备的素质,贯穿于庭审全过程。比如:发问、举证、质证、发表辩护意见等。

有的辩护人,开庭前就把辩护词写好了,在发表辩护意见时,读一遍,结束。没有把庭审中的新情况充实到辩护意见中,这样的辩护很可能不全面。

辩护人应当“积极”参与庭审,好比老鹰抓兔子,从程序、实体、法律适用、量刑等各个方面发现问题,充实自己的辩护意见,以适当的“言谈举止”发表自己的辩护意见,力所能及的为被告人提供最好的辩护。

【王同生律师:律师辩护要随机应变,要“积极”参与庭审。】

辩护要点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

根据被告人张辉亲属的委托,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指派本所刑事部律师王同生参与庭审履行辩护职责,现依法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张辉认罪态度好;

二、被告人张辉及亲属已经尽最大努力赔偿受害方经济损失,已经和受害方亲属达成调解协议,得到了受害方谅解,受害方亲属已建议对被告人张辉从轻处罚;

三、本案不适用死刑。理由:

1、本辩护意见的第一、第二条是不适用死刑的理由,不再赘述;

2、本案的证据不足以支持一个死刑判决。

1)作案工具方面的证据不扎实:

作案工具有二:一是锤子,但锤子没有出示;二是刀子,但是,“原形”刀子没有出示;关于刀具的辨认材料,存在严重的瑕疵:是两被告人“带领”办案人员到“他们购买刀具的”店内,“指出了”“作案工具”,然后办案人员“取回”,再安排两被告人进行所谓的“辨认”。

2)受害人受到的伤害具体部位,特别是受锤子击打的部位,供述及其他证据的印证性很差。

3)指纹只是就受害人车上的指纹与被告人网络档案中的指纹进行了鉴定,且是在被告人归案之前,归案之后未再核实;

4)毁灭罪证的现场、犯罪现场、购买工具的地方,是另一被告人先辨认后,第二天“带领”被告人张辉“领着”办案人员进行“所谓的”辨认,程序上有瑕疵。但是从卷宗材料,看不出“带领”这一个细节,也表现不出二被告人同时辨认这个细节。

5)绝大部分鉴定文书是9月份做出的,但时隔3个月才宣布。

6)本案绝大部分证据属于“先证后供”,没有其他材料印证,这样的证据不足以支持“死刑判决”。

重点说以上辩护意见,请考虑。

                             辩护人:王同生

                            2010年X月X日

结    果

最终,第一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本人及其家人都很满意。

公诉机关也为抗诉。

评    析

第一、刑辩律师要懂得理解被告人。

有个细节需要说一下:被告人庭审的时候又“想起了”作案过程,并且详细供述,与卷宗材料中他本人的供述完全一致。

庭审进行到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让被告人张辉讲作案过程,张辉并没有说“忘了”,而是详细供述了作案过程。

我选定了辩护方案。

作为辩护人,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首先,要从容应对,从容应对的前提:一是熟悉刑事辩护,二是全面准备;

其次,要理解被告人。触犯刑律,受到刑事追究,对相关当事人的打击是很大的,死刑案件的当事人,受到的打击更大。他们“有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自我应对”方式,是允许的。

再次,作为辩护律师,不要想得太多,不要认为被告人不相信律师,不要认为被告人不老实,更不能带情绪,影响辩护。

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依法辩护,全力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一个合格的刑辩律师应尽的义务。

第二、死刑辩护把握一个“稳”字。

死刑辩护,稳妥第一。

办理死刑案件及其他重大刑事案件,辩护律师要更加严格遵守职业道德、执业纪律,规范自己的辩护行为,这是其一;其二,本案证据虽有瑕疵,判死刑的可能性不大,我还是多管齐下,全面辩护。

一是要求被告人亲属,积极准备民事赔偿;

二是做受害方工作,在表示同情的同时,晓以利害:根据卷宗材料,判死刑的可能性小,不同意调解,也不一定判死刑,即使一审判了死刑,二审结果如何,很难说,死刑复核的时候,结果也不一定,等等。

三是先后五次“拜托”办案人员“千方百计”的做好调解工作。办案人员被我感动了,说:“王律师,你只是辩护人,没有代理民事部分,对民事部分还这么上心,太敬业了。”

最终,民事部分调解成功,被告方赔偿了十余万元。

也许有人说,既然判死刑的可能性不大,为什么还赔钱呢?这不是让被告人家属“浪费”钱吗?

从大的方面讲,律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每办理一起刑事案件,最终目的是“案结事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具体到每一起死刑辩护案件,首先考虑“保命”,被告人虽然犯了罪,依旧是“人命关天”,容不得半点马虎。

四是根据庭审中可能出现的情况,认真准备辩护方案。被告人依旧“忘了”作案过程,如何辩护;被告人“想起了”作案过程,如何辩护。用什么证据支持自己的辩护观点,用什么法律规定印证自己的辩护观点,向谁发问,如何发问等。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山东辩护律师:非法吸收..
·38---官员犯罪误区释疑..
·3--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交通肇事致人死亡”面..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名..
·辩护律师王同生成语故事..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
·强奸案二审辩护词:一个..
·4--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2--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