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 官员"安全着陆"方略【小说体】 >> 文章正文
143--安全着陆之跪着的恨无后悔药 站着的庆幸未坐牢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山东律师王同生  来源:山东律师王同生  阅读:

131   跪着的恨无后悔药  站着的庆幸未坐牢

    下午。

    一大片麦地,四周几公里之内没有村庄。

    麦苗被冻得来回颤抖,麦苗的尖部大多数已经发黄。

    麦地里有一个直径一公里半的坑,不深,最深的地方不到一米,坑内无水,杂草不少。

    坑的周围有很多人,极力抵御着飕飕北风……

    周围的人按照某种标准可分为三类:一类是执行公务的人员;一类是看热闹的;还有一类暂时不告诉你,看到后面,你就会明白……

    坑的四周向外延伸二百米,站着一圈执勤的警察,绝大多数警察背对大坑,板着极其威严的面孔,不断地命令围观者:

    “向后退!”

    “你怎么还往前走!”

    “向后!向后!哎!你怎么不听呢!”

    “说你呢!向后!有什么好看的!”

    围观人员在一声声令人畏惧的制服面前,不敢发声,不情愿地一点点向后挪动。

    那身制服既令人望而生畏,又让人欲穿不能:

    头上是大盖帽,帽子里面用一根圈形、用塑料皮抱着的直径两毫米的铁丝撑起来,形成“大盖帽”形状,伸出的帽檐是黑色、半月形,帽檐的上方是国徽,大盖帽下侧、帽檐上侧是一圈金黄色带子。

    上衣也是黄的,两侧衣领子各有一个红色、近乎于长方形标志。两个肩膀上各有一个盾牌。腰部扎着“武装带”,暗红色透亮的“武装带”上不锈钢质地的扣上也有一个盾牌。

    上衣的前部较板整,为了把衣服的前面弄得板整些,就有意把上衣的两侧折叠,塞到“武装带”底下,上衣的后面有的也算板整,也有的皱皱巴巴。有的因为衣服不合身,要么前面撅着,要么后面撅着。

    因为宽肥而不合身的衣服,被里面的腰带和外面的“武装带”扎着,前面囧着,后面皱着。

    衣服料子两种,一种呢绒布,另一种是稍好点的普通布,呢绒布料的相对合身、精神。

    “你朝里干什么!你是来干什么的!转过身去!”穿呢绒布料的一边用手指一边冲着一位穿普通布料的呵斥道。

    警戒圈里侧还有一部分人穿着另一种制服,除了颜色是蓝色,带有盾牌上的图案是天平之外,其他的和呢绒黄色制服相似。

    还有一个没穿制服的法医,站在坑里。

    这些人,有的威严地看着那些看热闹的,有的训斥个别不听话的看热闹的。有的说着话,这些说话的,有的是布置工作,有的闲聊。至于警戒圈内人们的表情:紧张的有,严肃的有,轻松无所谓的也有。

    警戒圈内停着两辆车。

    一辆是大卡车。大卡车车头后排座位上坐着一个人,身着制服,带着墨镜,一脸严肃的表情里隐约透着不容易发现的紧张,一支长枪横放在腿上,两手抓着。一个人坐在里面,车外的熙熙攘攘好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大卡车那宽大的敞开的车厢里,在靠近大坑的一面,站着六七个人,两个没有制服,其他的人都身着制服。那两个没穿制服的人都被五花大绑着。只见一根又粗又结实的绳子从两人的脖子后面绕到胸前,先在他们的上身绑了几圈,然后再绕到他们的肩部,从肩部顺两只胳膊往下缠绕,最后到手腕,在他们的背后,将两只手用专用的绳子扣将两人的双手绑住。因为绑得紧,两人的肩膀、胳膊、手臂都后紧紧地贴在后背上。

    这两人站在车后箱靠近大坑的那一侧边上,每个人两侧都各有一个穿制服法警的,分别抓住他俩的两只被绑得结结实实的胳膊,车厢内还有两个穿制服的法警面向看热闹的人群。

    未穿制服的两人虽然都是男性,但是两个人的表现着实不一样:

    那位三十七八岁的,个头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匀称,脸庞棱角分明,皮肤白净且五官端正。虽然被捆着,手臂也被穿制服的法警抓住,他仍旧是很镇定地站在车厢边上,抬着头,看看坑里的人,看看四周执勤的人员,看看四周看热闹的人员,偶尔还和身后穿制服的法警说几句话,穿制服的法警虽然表情严肃,看上去还是耐心应对。

    另一位三十岁不到,与其说是站着,倒不如说是被两名穿制服的法警提着,他的腿早已经发软了,不管用了,实际是被人提着,前倾,趴在车厢的边上。面色苍白的他很清楚坑里的人在干什么,更知道自己将面临的是什么。

    与大卡车相隔不远处,还有一辆车,前后的车牌子都被罩了起来,车玻璃本身就不透明,车里面还挡上了一层什么东西,所以,车里面的状况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楚。车身是白色,说是面包车又比面包车大,说是救护车,又没有红十字标志。车里车外都没有动静,静静地停在那儿。

    警戒圈外面的人形态各异:年轻的、年老的、男的、女的、穿着高档的、风尘仆仆的;有的悄悄地往前移动,有的伸着脖子向里看,这个看坑里的人,那个看车上的人。有的窃窃私语:

    “枪毙人怎么这么罗嗦。”小伙子说。

    “罗嗦点也好,让他俩多活点时间。”年龄偏大的说。

    “那些人是干什么的?”农民模样的问身边人。

    “公安局的。”

    “为什么穿的衣服不一样呢?”

    “有公安局的有法院的还有武警。”另一个穿着排场的自信满满地说,看表情有意显示自己比别人懂得多。

    “枪毙人还用得着法院?”有人问。

    “法院判的案子,当然用得着法院了!”穿着排场的人说。

    “这两个人犯了什么罪?”

    “当然是杀人了,要不然还枪毙?”穿着排场的人说。

   “犯其他罪就不枪毙?”

    ……

    “哎,车里面有个拿枪的,带着墨镜,怪吓人的!”

    “真是傻帽,那是负责开枪的。”穿着排场的人说。

    “这个人的枪法一定很准!”

    “这还用说!”

    “如果打不准怎么办?”

    “不可能打不准,我法院的朋友说了,负责开枪的人是万里挑一的。”穿着排场的人说。

    “万一打不准呢?”一旁留着光头邪里邪气的小伙子有点死犟的意思。

    “那就再开一枪。”穿着排场的人说。

    “还是打不准呢?”

    “那就再开一枪。”

    两人犟了起来。

    “别胡说了,枪毙人是一枪致命的,不许开第二枪。”一位看上去城府较深的老者说。

    “一枪打不准就放人?”光头小伙子冲着刚刚那位老者问道。

    “哎!……”

    老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面色暗淡,好像痛苦地回忆着什么。既像回答,又像自言自语:

    “那就受罪了!哎!”

    一旁的人好像受到了老者的话语和情绪影响,有的面色沉默了,有的发愣。

    “哎!连个送送的也没有!”老者继续自言自语,慨叹着。

    “也真是,没人哭,家里人应该没来。”

    “来了不敢哭的。”

    “不一定通知他们的家人。”

    “就是通知了,他们的家人也不一定来!”

   不远处的道路上,停放着汽车、摩托车、自行车,默默地一动不动,好像在无声地埋怨它们的主人:“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看的!”

    大坑里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冲对讲机说了什么,就看到所有执行公务的人都进入了角色。

    大卡车驾驶室里那个拿枪的人推开了车门,一脸严肃地走下车。只见他用右手抓住枪的中后部,枪头朝上,枪托朝下,提着枪朝大坑走去。

    大卡车上面穿制服的警察开始打开车厢的挡板,有在车上的,有在车下的,想把那两个被捆绑着的人架下车。

    那位三十七八岁男子稍微晃动了一下身子,两名穿制服的法警松开了手。就见这位男子自己从车上跳下来,向大坑走去。负责看管他的那两位紧紧地跟在他后面,职责性地抓住了男子的两只胳膊,看样子,与其说是抓,倒不如说是扶着。

    “小伙子长得太帅了,死了可惜。”

    “被他杀死的人不就更可惜!”马上有人反驳道。

    “哎,你看,这个犯人后背的衣服上画着一个圈。”眼尖的人看到了这个细节,悄悄地说。

    “真是来。”

    “画那个圈干什么?”

    “不知道。”

    就在人们议论的时候,这个犯人已经走到坑里,来到持枪武警站的地方,面朝西跪下。

    持枪武警站在他的身后稍微偏左侧不到一米远。犯人的左右两侧还有两名穿制服的法警,扶着他的肩膀两侧,在他的身后偏右侧三米处,还有一个穿制服的法医。

    武警的枪瞄准了犯人后背上的圈,枪与犯人的身体非常近,以至于断断续续地碰到犯人的身体。

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王同生律师手记:自古没有后悔药,总是有人不明了,见了罚单才知错,侥幸心理要不得。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山东辩护律师:非法吸收..
·38---官员犯罪误区释疑..
·3--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交通肇事致人死亡”面..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名..
·辩护律师王同生成语故事..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
·强奸案二审辩护词:一个..
·4--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2--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