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谈死刑辩护 >> 文章正文
3--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 庭审发问关乎被告人生、死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  来源: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  阅读: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庭审发问关乎被告人生、死

刑事案子开庭时,有一个提问环节,往往引不起律师的注意。

关于庭审发问,本人有幸听到了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秘书长,中国法学会审判理论研究会理事顾永忠老师做了专家论述:

关于庭审发问的地位、作用

1、律师向被告人发问与举证、质证、辩论都是律师在法庭上的辩护手段;

2、律师通过发问,表明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态度与异议;

3、律师通过庭审发问,为整个庭审辩护的后续举证、质证起引导、铺垫作用;

关于律师向被告人发问的基本要求和技能

1、有备而来,明知故问,没把握的不问,可以关注;

2、通过发问,扭转被告人的被动局面;

3、律师发问,要与案件有关联、有价值;

4、律师发问,要简明扼要,通俗易懂;

5、律师的发问,要使被告人感到温暖;

6、律师发问,要避免重复,但必要时,可有意、有策略的制造重复;

7、律师向被告人发问,尽量使用开放式问题;

8、律师要适时提异议,制止公诉方、受害方及其他人的不当提问。

辩护律师向被告人发问,作为庭审中冲击、影响审判人员对案件认识的(第)一个手段,辩护律师一定要善于运用,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辩护律师要多参加培训,多听专家论述,对自己成长非常有利。】

有的律师很少提问,或者不提问。有的虽然提问了,也是无目的的随意提问,因为别的律师都提问了,自己不提问,显得自己没水平,显得自己不负责,这种提问是很危险的,很多情况下,起坏作用。

辩护律师对自己的庭审发问,要做好重分准备。

首先,通过阅卷,准备好自己要提问的问题,书面记录下来;

其次,会见被告人时,向被告人提出问题,看其如何回答,如果回答的内容对案件的辩护有利,才能准备在庭审时提问。

必要时,在会见过程中,反复向被告人提问,看他回答的内容是否稳定。

庭审提问时,甚至于按照在会见被告人时的提问顺序。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刑辩律师庭审发问,准备的越细越好。】

庭审发问要慎重,随意提问,不如不问。

被告人开庭时,是非常紧张的,大多数不了解辩护律师提问的意图。即便不了解辩护律师的意图,事实求是的回答就可以了,可是,不少被告人,在辩护律师提问的时候,会想一些,律师为什么提这个问题?律师的用意是什么?我应该怎样回答?

想的太多了,往往回答的就错了,问题就严重了。

被告人的当庭供述,对案件的影响是很大的。

如果被告人回答问题时,说出了对自己不利的话,十有八九,会被采信的。

如果被告人回答问题时,说出了对自己有利的话,如果和卷宗材料中的其他证据一致,容易被采信。如果和卷宗材料中的其他证据不一致,将会面临公诉人的“追问”,有时,审判法官为查清事实,还要提问。这种情况下,只有有足够的理由,足够的证据才可以。否则,就是“翻供”,就是“认罪态度不好”,就会成为“从重处罚”的理由。

几年前,我承接了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最终被告人保住了命。被告人本人及其家属非常满意,对我千恩万谢,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对不起,因本案特殊,不便细写)被告人本人及同行人员(受害人)因故住在了同一个宾馆,同一间屋中。第二天早上,宾馆服务人员发现其中一人身上多处伤痕死了,房间里的床上、地上、墙上都有血迹。

另一人(本案被告)肩膀上有一处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

根据被告人的供述:两人在房间里因为工作问题发生争执,受害人首先拿出刀子伤害被告人,并划伤了被告人的肩部,被告人夺过刀子,在夺刀子的过程中,致受害人死亡。

通过会见被告,查阅卷宗,被告人的供述对其本人有利,卷宗材料也无法推翻被告人本人的说法。

侦查机关没有发现被告人的说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公诉机关也没有发现被告人的说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最终,通过庭审,审判机关也认可了被告人的供述。

被告人保住了性命。

可以看出,本案中,受害人首先侵害被告人,并致被告人轻伤,这一个情节对被告人是有利的。

但是,作为辩护律师,我却发现了对被告人非常不利的致命的情节,这一情节足够推翻被告人对自己有利的所有供述,依法很可能判处死刑。

被告人的伤,很可能不是受害人造成的,是被告人自己造成的。

而这一情节其他人都没有发现。

既然被告人不想让作为律师的我知道,我也没有向他本人挑明。

社会上大多数人认为,一个刑事案件,通过侦查机关侦查,审查起诉机关审查,审判机关的审理,不可能有出入,找律师没有用,从而在社会上存在一种观点:

找律师没用。

我办理刑事案件,不论案件影响大小,不论案情简单还是复杂,都要仔细的审查案件事实和卷宗材料。

首先,以怀疑的态度,审查案件事实是否存在,是否为被告人所为。

当确定案件系被告人所为后,就综合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现场勘查材料等,还原犯罪过程,特别是犯罪细节。

一个案件即便是被告人所为,因为侦查机关调查取证的疏漏,致使某些细节印证不起来,这就为律师辩护提供了“情节”。

只有全面掌握案件的细节,才能防止在辩护过程中出现纰漏。

详细还原犯罪的过程,是审查、判断进而掌握案件全过程,包括案件具体细节的最有效的方式。

本案,也是这样。

但我在还原被告人肩部受伤这一个环节时,我设想了很多种情况,反复模拟,怎么也得不出一个合适的“伤害过程”。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被告人的肩伤,是自己造成的。

也就是被告人在这个细节上,说了假话。

我和被告人家人进行了分析,他们也非常同意我的意见。

开庭时,又冒出了一位辩护律师,当时我很纳闷。一打听,原来是被告人本人自己请的律师,家里人不知道。

上午要开庭了,这位律师早晨一早会见了一下被告人,便匆匆上庭。

庭审过程中,另一位辩护人就他认为对被告人有利的情节,“受害人首先伤害被告人,致被告人轻伤”发问,当问到第二个问题时,我就不让他问了,因为问多了,会引起其他在场人员的注意,发现那一个对被告人非常不利的情节。

庭审过程中及开庭后,受害人家属及代理律师,提出了数十个疑点,来推翻被告人自己的说法,后来又开了一次庭。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真正的问题。

案件宣判后,我去会见被告人。我向他提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他也不承认,进行辩解。第一种辩解,我给他驳回;第二种辩解,我给他驳回;一共有六种辩解法,我都一一给驳回。

最后,他最终承认了我的分析是对的,并和我认错说:不该不相信我,另请的律师差一点误事等等。

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

我宁可相信我的分析是错的,我非常希望被告人能够说服我。

那样,我既能对得起一个律师的职责,对得起律师的职业道德,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而现在,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更对不起受害人。

我想了很长时间。

一是:律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

二是:辩护律师的职责是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予刑事责任的材料或意见,维护被告人、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三是:以事实为根据中的“事实”,是“法律事实”,是证据反映的事实;

四是:提供对被告人有利的材料和意见是律师的义务。除了被告人“正在实施的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其他严重危害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犯罪事实和信息除外”。律师没有义务反映对被告人不利的情节。

最终,作为一个律师、一个多年从事刑事辩护的专业律师,严格依律师法和律师职业道德执业纪律提供法律服务应该是对的。

作为一个人,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对不起受害人;作为一个律师,对得起律师这个职业,对得起当事人。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庭审发问要慎重,随意提问,不如不如不问,庭审发问有时决定被告人的生死。】

辩护律师通过庭审发问,要让被告人自圆其说。

比如,在前边所说的“三一五”特大杀人案庭审中我对张萃的提问:

问:“你们夫妻间的感情怎样?”

答:“感情很不好,他经常虐待我,用棍子、用火箸、还用土枪打我。(哭)”

问:“你为什么不和他离婚?”

答:“他说如果我和他离婚,他就杀我全家。(哭)”

问:“他只是说说而已,他会真的那样做吗?”

答:“他会那样做的,我太了解他了。以前他因犯罪,判过两次刑,现在也没有改,有时藏到我家的屋顶上,怕人找到,我想他又做了坏事了。”

问:“他又犯罪,由政府处理,你也不能杀他?”

答:“他还把我的。。。。。。(说出了死者曾伤害被告人亲人的事实,不便写明)。(哭)”

问:“还有需要说的吗?”

答:“其实,我杀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发现,最近他经常寻找机会,想伤害我的。。。。。。,我如果不杀他,我的另一亲人就遭殃了。(哭)”

通过发问,传递信息:被告人之所以杀害被害人,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保护身边的人不受被害人的不法伤害,且是不得已而为之。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辩护律师通过庭审发问,要让被告人自圆其说。】

通过庭审发问,显现出律师的辩护观点,比辩护律师自己讲述,容易被审判人员接受。

以前我遇到这样一个故意杀人案子,在庭审调查阶段,当公诉人向被告人发问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被告人“顺着问题回答”。

公诉人问:“你是否想杀死他”?

被告:“不想杀他”。

公诉人问:“你不想杀死他吗”?

被告:“想”。

公诉人问:“你把受害人推到河里,能不能把他淹死”?

被告:“不能”。

公诉人问:“不能吗”?

被告:“能”。

我发现这个情况后,我灵机一动,也向被告人问了几个问题。

我问:“你作案的那一天穿皮鞋了吗”?

被告:“没有”。

我问:“没有吗”?

被告:“有”。

我问:“那天你戴手套了吗”?

被告:“没有”。

我问:“没有吗”?

被告:“有”。

发问完毕后,我解释道:“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公诉人,其实我刚才提问的问题与案件事实没有什么联系,我只是想当庭证明被告人归案后在回答问题时,处于一种‘顺着问题往上爬’的心态,恳请充分考虑这一个细节以及这个细节所反映的问题:被告人的精神状态”。

关于被告人的精神状态问题,侦查阶段,我和办案人员谈到了这个问题。

最终结果是通过司法鉴定,没问题。

到了审查起诉阶段,我又向公诉人提出这个问题,公诉人还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到了庭审阶段,我一直找机会直观的反应这个问题。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通过庭审发问,显现出律师的辩护观点,比单纯由辩护律师自己讲述,容易被审判人员接受。】

辩护律师的庭审发问,要具备应变能力。

有一个强奸案子,我给被告人辩护。

案情很简单,一个女的到侦查机关,告他的老板强奸她,作案地点是老板的办公室。

通过和犯罪嫌疑人交流,我觉得案件有问题,可能不构成强奸罪。

我和侦查人员提出了我的观点,办案人员说可以考虑。

可后来,侦查机关把案子报到了检察院的批捕科。

很明显,侦查机关的观点是犯罪嫌疑人构成强奸罪。

同时也可以印证,卷宗材料,对犯罪嫌疑人不利。

我马上到了检察院批捕科,找到了办案人员,详细讲述了我的观点及相关依据,请他们全面审查。

犯罪嫌疑人没有被逮捕。

侦查机关给犯罪嫌疑人变更了强制措施,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到家中。

案件仍旧走程序。

到了审判阶段,开庭的时候,根据公诉需要,公诉人申请了一个40岁左右的证人出庭。

作为证人,对公诉人提出的问题,有问必答,积极配合。

当我发问的时候,就三个字“不知道”。

我发现这一情况后,先是一愣,然后随机应变,加快了提问速度连着问了六个问题后,扔出了两个问题:

我问:“你的出生年月日”?

证人:“不知道”。

我问:“你的家庭住址”?

证人:“不知道”。

然后我说:“请书记员将我刚才提出的问题及证人的回答记录在案。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一个连自己的出生日期和家庭住址都不知道的人,能否作证?请考虑其作证资格。”

有的律师,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很可能不再继续发问,不了了之算了。

我还是选择了继续发问。

也许有的人说,证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与家庭住址,只是不想回答律师的问题。

他为什么不想回答律师的问题呢?

这又说明什么问题呢?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辩护律师的庭审发问,要具备应变能力。】

辩护律师可以通过庭审发问,印证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推翻对被告人不利的证据。

还有一个强奸案子。

受害人证实被告人在一个饭店门口的广告牌后面,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

被告人最初不承认,后来“承认了”。

我会见被告时,被告人说自己是冤枉的。

并讲述了自己的理由:

受害人所说的饭店,是邻村的人承包的,但是地点在被告人本村,并且在本村的十字路口,十字路口有路灯。

广告牌紧挨着饭店的门口,饭店的门口也有灯。

受害人所说的案发时间,饭店人来人往,都能看见,不可能在那里和受害人发生性关系。

还有,本村人都认识他,吃饭的很多人也都认识他,根本不可能发生那种事。

我觉得被告人说的情况,如果真实的话,案件确实疑问很大。

我到案发现场看了一下。

饭店及广告牌的位置确实和被告人说的一样。

我找了专业人士,分别在白天和晚上拍了照片。

庭审调查阶段,就现场状况,向被告人提出了相应问题。

到了辩护律师举证时,我将照片提供给了合议庭。

两者互相印证。

辩护意见被采纳。

也许有人会问:当时侦查人员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呢?

有必要解释一下:

一是这个案子涉及多起犯罪;

二是受害人当时没有报案,之后,办案人员认为现场已经被破坏,没有到现场勘查;

三是受害人陈述与被告人供述“一致”,足以定案。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辩护律师可以通过庭审发问,印证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推翻对被告人不利的证据。】

辩护律师的发问,如果切中要害,会改变案件的定性,关乎被告人的生死。

有这样一个案子:

两个人互相认识,关系也算可以。

一天,两人发生争执,其中一个人“用铁棍朝对方头部猛击数下,致其颅脑损伤死亡”。

在这个案件中,我是作为受害方刑事附带民事代理人参与庭审的。

作为受害方代理人,就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实现当事人的诉求:从严惩处被告人。

但,卷宗材料证实的事实对被告人有利,倾向于故意伤害罪,而不是故意杀人罪。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量刑规定:“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

故意杀人罪的量刑规定:“死刑、无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先后顺序不同,最终结果差别很大。

侦查机关的“起诉意见书”定性为故意伤害罪。

受害方对案件的定性有异议,要求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与侦查机关交涉,意见没有被采纳。

又和审查起诉机关交涉。

庭审时,被告人本人,还是想往故意伤害罪上靠,在回答相关问题时说:“我只想教训一下他,并不想杀死他,我们俩关系很好,为这点事,我不可能想要他的命。”

他的回答是很高明的。

这句话,反映出他的主观故意:伤害对方,而不是杀死对方。

主观故意是法定的四个犯罪构成要件之一。同一个犯罪行为,主观故意不同,最终定性就不一样,量刑幅度、判决结果就会不同,有的差别很大。

这也是侦查机关定性为故意伤害的理由。

这个案件,侦查机关定性不准,问题出在侦查机关仅凭被告人本人的一句话,认定他的主观故意:伤害而非杀人,进而定性为故意伤害,而不是故意杀人。

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多少懂点法律的人,都会这样回答。

所以,侦查机关的定性应该是“欠严谨”。

按照法律规定,犯罪的构成要件有四:

一是犯罪主体;

二是犯罪客体;

三是犯罪主观方面;

四是犯罪客观方面。

给任何一个犯罪行为定性,都应全面考虑四个构成要件。

犯罪的客观方面,是指犯罪行为的客观外在表现。

有时,犯罪的客观方面能够反映、印证犯罪的主观方面,为正确定罪量刑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本案中,就犯罪行为的客观方面而言,有几个关键点:

凶器:铁棍;

击打部位:头部,且只击打头部;

击打方式:猛击数下。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是伤害呢还是杀人呢?

很明显。

为此,庭审发问时,作为受害方代理人,我向被告人依法提问,其中有这样几问:

问:“被告人,你说不想杀死受害人,你为什么用铁棍专门猛击受害人的头部,而不是其他部位呢?”

答:“我不是有意击打受害人的头部,是因为铁棍举起来了,落到他的头上的。”

问:“铁棍举起来后,只能往头上落吗?”

答:(被告人不语)

问:“用铁棍猛击和铁棍自然落下有什么不同?”

答:(被告人不语)

问:“你知道用铁棍猛击头部数下的后果吗?”

答:(被告人不语)

通过我巧妙的发问,当庭推翻了被告人的供述:我只想教训受害人,不想杀死他。

最终,合议庭以故意杀人罪给被告人定罪量刑,维护了受害方合法权益,受害方很满意。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辩护律师的发问,有时改变罪名,决定量刑,关系到被告人的生死。】

通过当庭发问,推翻控方关键情节,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个盗窃案件。

一案十被告,盗窃原油数十起,几百吨,价值很大。

是在输油管道上打眼,从输油管道里偷油。

庭审,是按盗窃罪审理。

盗窃罪,盗窃数额是决定量刑幅度的诸多重要情节之一。现在盗窃罪的量刑幅度,主要是根据盗窃数额。

这样的案件,结果,可想而知。

我是给第一被告辩护。

我在会见被告人时,他说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

推翻有关盗窃数额的证据,是本案关键。

不同的案件,有不同的突破口,不同的方式。

本案,我是通过庭审发问的方式。

开庭时,我向各相关被告人提了相似的问题:

问:“被告人某某,你不要看起诉书,实事求是的回答我几个问题行吗?”

答:“好的。”

问:“你说一下起诉书指控的第五笔,从xx地方盗窃原油多少吨?”

答:“不知道。”

问:“第二十笔呢?”

答:“不知道。”

问:“起诉书指控的其他几笔盗窃犯罪事实,具体盗窃原油的数量,你清楚吗?”

答:“不清楚。”

问:“既然不清楚,卷宗材料中你的供述,怎么都清楚的说明了每次的盗窃数量,并且与其他被告人的供述都一致呢?”

答:(被告人说明了材料上原油数量的形成过程,不便多写。)

各个被告人的回答几乎一致。

通过发问,当庭撼动了控方认定盗窃原油数量的证据材料,进而撼动了控方关于盗窃价值的认定。

为成功辩护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辩护律师通过庭审发问,当庭证明某个或某些关键情节,是一个不错的辩护技巧。】

这里需要说一下:

庭审发问,特别是向其他被告人发问的时候,要稳妥。

有把握的问题,才可以问,防止其他被告人的回答对整个案件的辩护不利,对自己的当事人不利。

怎样才能做到稳妥呢?

其他被告如果有辩护人,则通过辩护人了解相关情况,但是,千万防止“变相串供”。

也可以通过其他被告人的庭审表现分析:

看他之前回答问题的思路;

看他的眼神。如果他以仇视的眼神看某一个被告人,他的回答很可能对那位被告人不利。

其实,辩护律师要用自己特有的“灵感”来把握庭审过程中的相关状况,很微妙。

有的案子,往往是辩护律师的“灵感”,决定辩护的效果。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真正的专业辩护律师,要懂得寻找“灵感”,把握“灵感”,发挥“灵感”,要是“那块料”。】

写到这里。

忽然觉得有点“跑题”。

“跑”就“跑”。

索性“跑”的远一点。

和大家说几句“题”外话。

从开始写作到现在,一直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周围没有任何资料。

先确定好主题,大体准备几个案例,随想随写,随写随想。

包括“警言”也不去刻意总结。

尽量自然、健康、实用。

做“原生态,健康品”。

追求“自然美”。

一遍“成功”。

不是不负责任,就是追求这样的效果。

还是顺其自然好。

顺其自然,思路才宽,灵感才现。

我“拉不平”的女初中一年级就写小说并出书,很优秀。

她说我写的不是小说。

确实不是,我不会写小说,所以没想写成小说。

只要能够把我认为对特定目标群有用的内容写下来,当特定的人看了之后,有所收获,就心满意足。

再多说几句:

很多律师,忙着办经济案件,挣大钱。

不少律师建议我其他案子也要接,这样,挣钱会多一些。

在参加全国刑事辩护年会时,我向一位全国著名的刑事辩护大律师提了一个问题:

你对在三线城市专业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有什么好的建议?

他说最好也接其他案子,在三线城市,只办刑事案件是吃不饱的。

可是,我就是对刑事案件有兴趣。

上学时,对《刑法》感兴趣。

觉得《刑法》老师的讲课姿势格外优美。

律师资格(现在是司法资格)考试,与刑事法律有关的题,全对了,一分也没跑。

执业后,只要有案子,先问是什么案子。

一听其他案子,就泄气了。

就想法转给别人。

一听是刑事案子,全身的汗毛孔都兴奋地张开了。

就会全身心投入。

喜爱,甚至着迷,应该是我专业从事刑事辩护业务的内因。

成功辩护的喜悦,应该是我专业从事刑事辩护业务的动力之一。

做一个专业刑事辩护律师,我不后悔。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执着,是刑辩律师为当事人提供优质服务的前提之一。】

执着也好,兴奋也罢,一个成熟的刑事辩护律师,要时刻把握好度。

从大的方面讲,要依法办事。

就庭审而言,要遵守庭审程序。

就庭审发问而言,要得到审判人员的允许。

我刚刚执业时,有一个案子,庭审过程中,由于自己太投入,急于向证人发问,未经审判长允许,就贸然提出了问题。

还没等证人回答,审判长发话了:

辩护人,你当本审判长不存在吗?

【刑辩律师王同生警言:刑辩律师要学会掌控自己。】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山东辩护律师:非法吸收..
·38---官员犯罪误区释疑..
·3--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交通肇事致人死亡”面..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名..
·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
·辩护律师王同生成语故事..
·强奸案二审辩护词:一个..
·4--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王..
·2--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